????这是在警告她?

????狄樱笑了笑,全部当陈宗鹤的话为耳旁风,她要是怕,也就不是狄樱了。shubao22.la

????既然陈宗鹤给她安排了这些,他们也就好好地享受好了,正好她跑了一天也觉得累得慌,跟着戚薇蓝回到了房间里换了衣服。

????她疲倦的躺在床上,头顶是柔和的灯光,可她心里却是空落落的,脑海里却浮现着那天晚上在车里的旖旎场景。

????她以为那晚之后他们之间多多少少有些改变。

????但,手机里面都很平静没有他发过来的消息,她盯着那屏幕笑容惨淡,她是在期待什么?等待什么?

????季枭尧又怎么会主动来找自己?

????而此时的季氏,季枭尧坐在电脑桌前却是毫无任何思绪,一份文件摆在面前已经看了大半个小时也未动,高欢进来的时候闻到一股浓浓的烟味:“这是要升仙了?”

????季枭尧掐熄烟头,才收回神思询问:“途游那边怎么样了?”

????高欢揉揉鼻头也不知道这人到底是搞什么鬼,明明是担心的很,可是又不主动说,但好在他们两人之间也开始发生了化学微妙改变,这就是好事了:“嗯,孙大圣跟她已经见过面,似乎现在还不错。”

????他把狄樱刚刚去途游的事情都说了,并且也将孙大圣对狄樱的评价全部都告诉了季枭尧,第一天狄樱就对途游的一些新的策划项目作了跟进,倒是融入的很快。

????这个女人,看起来柔弱,可真的将她放在一个合适的环境里面,她就能让自己快速的壮大起来。

????突然间季枭尧好像又明白了季增林将她留在自己身边的原因。

????他点点头让高欢出去,手指捏着手机,打开之后落在通讯录上面,看到狄樱两个字,他手指在上面摩挲着脑海里蓦然想到那天在车内。

????夜色沉沉。

????女人隐忍的声音像是魔音一般闯入自己的耳中,他忽然想立即看看,现在她是什么样子。

????那天她一个人离开之后又是去了什么地方。

????狄樱就像是风一样,从自己身边走过,也像是风一样消失,他抓不住,那种挠心挠肺的感觉让他有些崩溃,回过神来的时候看到电话已经拨出去。

????季枭尧慌忙的将电话挂断。

????……

????夜色沉沉,狄樱收回思绪的时候是被电话的声音吵到,她立即抓过电话欣喜的看过去,不是季枭尧的电话,而是楚笑来的电话。

????那天晚上之后她一直都躲着,没有敢跟外界联系,楚笑来一直都有在给她发消息,狄樱接了电话他便紧张的问:“小樱你现在是在哪里?还好吗?那天季枭尧带走了你,没有对你做什么吧?”

????那天狄樱也不知道他到底说了什么,不过,都已经过去,如果不是楚笑来她已经死了,这份恩情她记在心上。

????“放心吧,他没有对我做什么,顶多就是那些办法而已,我都已经习惯了,他又能够对我做什么啊?”说到这里,狄樱又怕他再说什么话,率先将楚笑来的话给堵死了:“那天晚上多谢你帮我了,大恩大德铭记在心,不过以后我会好好的照顾自己的,别担心了。”

????她想要的人,并不担心她。

????狄樱也只觉得万事弄人,幸好这时候门铃声响起来,狄樱找了个借口:“有人过来摁门铃,先不跟你说了,我先去看看,拜拜。”

????她迫不及待的挂断电话,楚笑来瞧着挂断的电话眉头紧紧地蹙着,狄樱对他抗拒,但是他对着狄樱却丝毫没有任何办法。

????她跑过去拉开门的时候就看到戚薇蓝穿着浴袍站在面前,扎了头发,腰间宽宽松松的系着带子。

????狄樱眨眼睛问: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

????戚薇蓝则是歪着头看她,斜靠在门框边:“好不容易来了那自然是要好好地享受下对不对啊?旁边有按摩师,我们去泡个温泉,顺便再去按摩按摩一下,配着一杯红酒,怎么样?”

????狄樱也真的是觉得累了,既来之则安之,那就好好地享受下的好。

????她让人送来了泳衣换上之后跟戚薇蓝过去,狄樱跟她走过去的时候好像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,不由自主的便跟过去,戚薇蓝拉住她:“你去哪里?”

????狄樱则是说:“我看到了熟人。”

????她追上去,戚薇蓝也只好跟了上去,她瞧着那个走在走廊上的人叫了声:“厉羽生!”

????但是接下来她就看到那人没有停下脚步,转到另外一边,狄樱跟上去后突然间被人捂住了口鼻带到了一个光线阴暗的地方,戚薇蓝紧张的问:“你是谁?”

????狄樱闻到熟悉的气息,面前的人松开手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????戚薇蓝也记起来了:“你不是那天在酒吧门口那个人吗?”

????厉羽生黑眸瞧了瞧戚薇蓝,他并不是第一次见到戚薇蓝,以前就在酒吧里见过她,见过她各类的样子,不过此时的戚薇蓝穿着白色浴袍的时候,冷艳中又带着一些呆萌,纤细锁骨隐约从浴袍内透出,厉羽生平静的心头生出一些波澜。

????“你怎么来了这里?”他松开人询问。

????而狄樱努努嘴:“过来应酬。”

????而厉羽生则是下意识的回复她:“跟着途游的人?”

????她点头,心里也就更加明确,那件事情一定是跟途游的人有关联:“那件事……”她看戚薇蓝之后又问:“你是为了那事情来得?”

????他抬手揉了揉狄樱的头,眼底里有些阴柔不过好久之后才说:“别管那么多,这些事情有我来做,我希望你的生活能够安安静静的,这些事情交给男人来就行。”

????这时候忽然间他听到一边传来了脚步声,厉羽生敏锐的听闻,视线在周围看了一眼之后低头道:“自己小心点,知道了吗?下次见到我的时候别再跟过来,如果有必要的时候,我会过去找你的,现在我还不方便跟你见面,听明白了?”

????“嗯。”

????临走之前厉羽生还是咬牙警告:“不要轻举妄动,听到了吗?”

????说完之后厉羽生便飞快的钻入进了走廊里,很快就消失不见了。

????戚薇蓝瞧着厉羽生的后背觉得这个人神秘莫测,每次都来的突然消失的突然,但她敏感的靠过去问:“你们两个怎么感觉神神秘秘的?好像有什么我不能知道的秘密?”

????这人是戚薇蓝,她也不需要过多去掩藏什么:“你记得我跟你说过的,关于我爸爸的事情吗?”

????“记得,你父亲是警察,意外去世了?”戚薇蓝道,她父亲去世的时候她的年纪也很小,不太记得很多事情,父亲去世之后母亲就抛下她走了,毕竟那个年代,死了男人家里没有顶梁柱,不是任何一个女人都愿意吃苦的,有好日子过谁不愿过?自小她也是跟着奶奶长大。

????“他是被人害死的,现在也没有找到到底是谁害死了他,戚薇蓝,那天是我的生日,每次爸爸都忙着出任务从来没有陪我过过生日,那天他答应我,一定会陪我过生日,后来在游乐场里,他看到了嫌疑人就追了出去,我在游乐场里面从早等到晚上,一直都没有等到爸爸回来。他离开的那一幕我一直都记得,他浑身是血肢体不全的样子我也记得。”

????闭上眼,眼前全部都是那一幕。

????狄樱只觉得遍体冰凉,浑身力气好似被抽空,好久才说:“戚薇蓝,我不会放过那些人!”

????戚薇蓝脑子转的很快,想来想去,很快的就认识一个问题:“不会跟途游有关?”

????她点头,没有细说。

????戚薇蓝也不再多问,道:“是狐狸,迟早都会露出自己的尾巴,别太难过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