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季枭尧,从头到尾,这件事情里面你只一意孤行的认为,沈蔓蔓和孩子的死是我和季叔叔做的,难道在你心里面我们真的就是这样十恶不赦的人吗?你从来都没有相信过我们,否则,你也不会那样无数次的想我死才对!”

????他们两人就这样对立着站在大雨里,雨声很大,狄樱嘶声力竭的吼着季枭尧才能够听清楚她到底是说了什么。shubao22_la

????而此时此刻孙梦莹则是站在不远处的地方就冷静的看着这一幕,季枭尧其实还是在乎狄樱的吧?否则刚刚也不会冒着危险冲出去了。

????她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是说了什么,但,很明显,季枭尧是在围着狄樱不许她离开。

????她握紧拳头眼底都是浓浓的不甘心,他们两人之间的爱恨纠缠太深,她不过才刚刚认识季枭尧,那个女人看起来手段也不浅,她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够将季枭尧给抢过来?

????……

????狄樱眼中此刻都是绝望,下着雨,那悲伤的表情让他忽然间觉得好像这场雨就是为了她而下的,她长长的叹出一口气再次说:“季枭尧,我真的放手了,我不敢爱了……”

????这场故事,总要有人去说出终结两个字。

????狄樱扭头要走的时候季枭尧还是将她拉住:“狄樱,你闹够了没有,你是我的妻子!你别忘了,你以为你能够说结束?”

????他现在能够承认,他的心里面已经有了狄樱,或许是因为第一次发疯占有了她,但是他也在想或许很久之前他就已经开始摇摆自己的感情。

????“季枭尧!”她说话的声音已经撕裂,喉咙里面很疼,火辣辣的疼,下一刻都能够吐出血来似的她刺目望着这个人道:“我现在可以告诉你,这场婚姻里,我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。沈蔓蔓被人绑走,被人弄伤了脸不是我做的,那天晚上的确是我的生日,是我让她一起吃饭,可我没有心狠到要去划伤一个女人的脸!我也根本不知道沈蔓蔓已经有了孩子!”

????“那天晚上如果我知道她会出事情,我一定会亲自开车送她回家!”但是那天晚上她自己喝多了,等到醒过来,整个人世界都翻了天:“我是听从叔叔的话嫁给了你,所以我就成了杀人凶手,我就成了你失去沈蔓蔓发泄的对象,这对我来说,你觉得公平吗?我原本以为,至少你会看在我们一起长大的份上多少对我好点,但是你没有……”

????“不过是因为我爱你,所以我才会忍受你,当我不爱你的时候,你就什么都不是了。季枭尧。”她好似用尽全身力气,指着他的胸口,挑着自己的眼皮:“季枭尧,你耗费尽了我的力气,我现在已经解脱了。”

????她最后看了一眼他,慢慢悠悠的将最后那句话给吐完,转身还是走了。

????而季枭尧站在那里望着她的背影,喉结翻滚着,心头有不知名的情绪在不断地翻滚着。

????沈蔓蔓跳桥之前给他发过消息,那时候她因为毁容加上失去孩子,痛苦不堪,精神出现问题住在医院里面,他有工作要忙在国外,沈蔓蔓给他发消息说:“季枭尧,对不起,如果我知道狄樱是你的未婚妻,她一直喜欢你,我们之间的爱情不会被家族所接受,我会祝福你们的。我们两个这辈子有缘无分了,我每天都听到孩子在哭,说自己好孤单,季枭尧,好好地照顾自己,我去找他了。”

????等到他回来的时候,他看到的只是沈蔓蔓穿着一身洁白婚纱从桥头跳下去的那瞬间。

????香城下过大雨。

????江水滔滔,他派出很多人在江面上打捞了大半个月,什么都没找到。搜救队的人后来劝说他放弃:“季先生你这样找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,这样大的水流,掉进江水里,哪里有那么多奇迹发生啊?人肯定是死了,找不到尸体也很正常,或许早就冲走了,进入大海了吧。”

????他们在耳边又说过很多话,他都没有听进去,无非是希望他节哀。

????他怎么节哀?

????他回来之后查到过,狄樱和沈蔓蔓吵过架,而季增林也安排人去找过沈蔓蔓,希望她离开,在沈蔓蔓跟他再三保证自己不会退缩之后,沈蔓蔓便出事情了。那时候他高兴地准备回国准备婚礼,给他们母子一个交代,一切都彻底化为虚空。

????所有证据都联系在一起。

????沈蔓蔓平时也没有什么朋友,除了狄樱这个好友也没有什么仇人,除了他们,他想不出来会是谁。

????恨了狄樱几年,但在悄然间,他对她的感情还是转变了。

????他看着狄樱一步步的走向远方,大雨很快将她的身体都要掩盖掉了,那瞬间他脑海中没想到沈蔓蔓,而是想的,他不能让狄樱这样一个人。

????这样大的雨,她神魂落魄的很容易出事情。

????他也不能让她就这样一个人离开自己,在他明白自己开始在乎她的时候,就这样让她离开自己。

????他心底升腾着恐慌的味道,走上去还是将她拉到了屋檐下,抬手将她脸上的水珠抹掉。

????狄樱浑身都在颤抖,一张脸被雨水冲刷的惨白无比。

????“狄樱,外面很危险。”他不敢去多看他几眼,心底蔓延着心疼,只说:“你身上还有伤,现在跟我回去,不要闹了,听话。回去之后,我们好好地谈一谈。”

????“不需要。”她摇头。

????在听懂了他刚刚到底说了什么之后,拒绝:“季枭尧,我不需要你的任何同情,也不需要你的任何感情赠予,不要再给我任何希望了。我怕了,真的怕了……我无数次的等待过,一次次的希望破灭,都好像是被活生生的凌迟过一次,那件事情已经发生过了,我没有错,我没有害过任何人,但是你给我的伤害是真实存在的。”

????她淡淡地说道:“我不知道季叔叔到底是跟你说过什么,或许是因为他的说可能让你的态度才会在段时间内转变,但是,你不用担心季叔叔那边,他只是为了我好,等到真有那天的时候,我会帮你的。无条件的帮你,毕竟,我是季家养大的人,总不会去害了季家。”

????“我清楚自己的位置。”

????“不该自己奢求的不会再去奢求。”

????她如是道。

????说完她便将他再次推开。

????转身的那瞬间,就好似永恒。

????她踩着高跟鞋一步步的走在冰凉凉的大雨里,很快的她整个人人影就消失在他的眼前。她没有沿着大路走,过了天桥然后往商业街那边走过去,那边人多。而季枭尧则是目视她离开的方向,抬手摁着自己的眉头,咬着牙齿,只觉得浑身上下说不出来的难受,哪里都觉得不舒服似的。

????就是这个时候路过的人的话飘进他的耳朵中:“刚刚那边有人出车祸了,是个女孩子,怎么会那么不小心?”

????“也不知道严不严重流了好多血,撞飞出去那么远……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季枭尧站在那里顿时浑身僵住,回头看着两个人来的方向,那不是狄樱刚刚离开的放心的吗?

????他整个人浑身一震顿时如梦初醒,大步的朝着前面跑过去,这时候倒是一辆电动车从一侧突然冲出来,压根就没想到季枭尧会突然跑过来,季枭尧被撞到脚滚在地上,电动车司机忙下来扶着他:“先生,你没事吧?你倒是小心点啊……”

????季枭尧没有理会身边的人一手捂着自己的腿往前,西装裤子被地面擦破,他感觉得到皮肤火辣辣的疼,他抬着发疼的腿那一刻只想往前跑,到了出事的地方他低头看到路边一滩血,周边还围着不少人,医生将人往车上抬。

????季枭尧跑过去叫:“狄樱……”

????但看到那张惨白的脸,担架上的女人不是狄樱,医生不耐烦的问:“你是她的亲人?”

????他顿时松口气,摇头:“不是。”

????医生护士马上推着人走了,季枭尧则是看周围,人来人往,他不知道要去哪里寻找狄樱。

????他拖着发疼的腿往另外一边走。

????狄樱就站在人群里面抱着手臂看着他,高挺的身影在人群里很显眼,她就看着季枭尧在人群里绕来绕去,抓着身边的人不停的问,在发现不是自己之后眼底流露出失落。

????他回过头来的时候狄樱转过身不让他看到自己的脸,等到她回头的时候那个人又往前走了。

????事实上,这就像是他们两个人的关系。

????会在一个点相遇,然后在一个地方分离,朝着两个方向越走越远。

????她抱着手臂瞧着他越走越远的背影,咬着唇瓣目送她离开。

????这样的背影他给她无数次了,这三年里,他给她的冷嘲热讽,还有冷脸相对,她都深深地记得。

????……

????狄樱就站在路边的大树下,冷风吹过,她浑身都是一片凉打着冷颤,唇瓣都冻的发青。

????她头晕脑胀最后是被送到了医院里,迷迷糊糊的听到护士来问自己,她给戚薇蓝打了电话。

????戚薇蓝赶到医院的时候她还在挂水,厉羽生则是穿着一双黑色的靴子跟在她身后,狄樱的唇瓣很干,声音难听:“你们来了?”

????厉羽生眼底没有波光,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:“还好,没有烧糊涂,还能够认出来我们是谁。”

????戚薇蓝恨恨的看她:“你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吗?还胡乱来?淋雨高烧,你不想要自己的命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