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这样说,让狄樱觉得可怕,眼底更加慌乱的吼叫:“即便是我恨你,你也会觉得无所谓?楚笑来,你要是真的敢对我做什么,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,我一直都觉得你是我最珍惜的人,最好的朋友,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……你不要逼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。shubao22.la

    狄樱死死地咬着自己的牙关。

    楚笑来看她痛苦的样子,若是强迫她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,狄樱或许会选择自我毁灭,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能够坦然接受这一切,他不能逼着狄樱来自我毁灭掉自己,他翻身从一边下去背对着狄樱,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拳头。

    狄樱则是看着楚笑来的背影。

    楚笑来觉得自己身体里好似有猛兽就要奔腾而出,没有回头而是低声吼了一句:“走,现在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猛地抬高,狄樱一手撑着自己的手臂坐起来,看着楚笑来微微蹙眉:“我让人来照顾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,现在立即就走。”否则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会做出来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说完楚笑来便拉开浴室的门,站在冰凉凉的水下,好似这样才能够冲散自己身体得那股火。狄樱听到里面的水声,拧眉吼着:“楚笑来,你疯了吗?你难道不知道你在发高烧?”

    楚笑来手臂撑着墙壁,冰凉凉的水顺着他的脸颊往下,健硕的身躯勾勒必现,他冷笑:“你没看出来?有人在我喝的东西里下了药,我不是发热,你明白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狄樱顿时明白过来了楚笑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是吃了那种药,除了顾敏敏会给他下药之外不会再有其他人,吃了那种药的感受应该是很难受,狄樱想着就这手指头问: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能够怎么办?”吃了那种药必然要解决。

    楚笑来反问的话顿时让她脸色赤红,她不该问出口,狄樱想了想纠结半响:“不然我去帮你叫人……”

    楚笑来额头清静暴跳,低吼道:“你想帮我叫人?”他嗤笑一声只说:“狄樱,趁着我没有反悔之前立即离开这里,我怎么样不需要你来管,走!”

    他是低吼着的。

    狄樱想帮忙,但是她帮不上任何忙,只好慢慢的退了出来,回到房间的时候依然是在想楚笑来接下来到底会怎么办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听到关门声楚笑来一拳头再次打在墙壁上,冰凉凉的水顺着身体往下,刚刚他以为受伤所以药效压住,现在那药效在慢慢的升腾过来。他觉得自己身体里的血管好似要爆炸一般,他站在冰凉凉的水下最后是自己站在浴室里解决了自己,出去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过了多久时候了。

    夜色已沉。

    慢慢的逼近天明时分。

    楚笑来身体里的火还在隐约残留着,他抽了一支烟将脑子里的那些躁动压制下去,看着镜子里自己的倒影。

    他身边从来不缺女人,可惜他却唯独喜欢着狄樱,喜欢到分不清到底是为什么,心里面的那种执念驱使着他,让他堕入无边地狱一般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一晚上狄樱也没有怎么睡好,可也不敢去找楚笑来,问问他到底怎么样,昨天晚上折腾了那么久,她倒是也有些感冒的迹象,也就赖了床,昨天晚上她出事的消息并没有说出去,但是远在香城的季枭尧已经听到了传闻。

    一大早的季枭尧的电话便打了进来,狄樱闷着头本想再睡会儿,看到电话之后还是接了过来,冷淡的称呼了一声:“季总,有事情吗?”

    季枭尧此时走到落地窗户边,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冷淡女音,恨不得立即就冲到四九城去:“昨天晚上出了那么大的事情,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    这么大早。

    狄樱拿了手机看了看,确定是季枭尧的电话无疑。

    半天没有等到狄樱的回应,季枭尧急了:“说话,有没有什么地方受伤?”

    狄樱好半天了才淡淡的回应:“季总放心吧,我没事,现在好好地,不会耽误工作的。”

    “狄樱!”季枭尧气的叉腰,仰头在电话那段说道:“我不是担心这个,我是担心你的安全,你知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多怕吗?”

    狄樱坐在床上好半天没有说话,徐徐地吐出一口气:“……我没事,昨天晚上楚笑来救了我,已经没有什么大问题了,而且是楚笑来受了伤。”

    关于这件事情,季枭尧自然也是知道的,知道是楚笑来救了狄樱,而且狄樱还去照顾了楚笑来。

    季枭尧微微的咬牙:“离着楚笑来远点,听到了吗?别跟他靠的太近。”

    他命令的口吻让她不悦,狄樱突然间就想听话,故意反着说话,微微的蹙眉:“我要是不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以试试看?”季枭尧凉声说道:“我让高欢挑选了两个保镖赶去四九城了,不管到底有什么潜在的危险我都不想这样的事情在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季枭尧,你为什么不先来问问我。我来这里是工作的,你……”狄樱顿时叫起来。

    她要是出去都带着两个保镖那样像是什么?

    “我让你带着那就带着,我现在手里还有事情要忙,不能及时赶过去,现在就让他们先保护你,这样我也会放心一些。”季枭尧说道,此时他站在落地窗户前,一手撑着落地窗,望着四九城的方向,声音低沉悦耳又好听:“狄樱,我不想你再受到任何伤害,如果可以我恨不得现在就去你的身边,我希望能够保护你不受伤害的人是我。”

    狄樱的脸色顿时一红。

    听到他这样的话,她真的是很惊讶,她一直都觉得季枭尧肯定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的。

    “季枭尧……”狄樱好久都找不回自己的思绪,一颗心都被他轻易的撩动,她恨自己的没有出息。

    季枭尧听到她软软的声音嘴角处也自然地勾着一抹笑容来,温声慢慢的说:“不习惯?以后就慢慢的习惯了,狄樱,我没有追过女人,这是第一次,不过我会尽可能的让你满意,狄樱,我想慢慢的把你追回来。不管你跑多远,我都会把你追回来,不会再让你伤心再让你难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安排了人去照顾你,很快就会到,四九城很冷,好好地照顾自己的身体,不要生病了,知道吗?”

    直到电话挂断之后狄樱还呆呆的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抓着自己的头,摇晃着自己的脑袋,她还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似的。

    一看手机,是季枭尧给自己打过来的电话,所以刚刚那一切都不是自己在做梦?

    她还在发呆的时候门铃响了,狄樱还以为是戚薇蓝,但是打开门就看到两个穿着西装的男人站在门口,钱的人则是说道:“狄小姐,我们是季总安排过来的人,现在时间不早了,可以去吃早餐了。”

    狄樱点点头。

    而在她走出去之后有人则是给她收拾行李,狄樱不解:“你们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前面的保镖则是解释:“季总说住在这里不安全,他已经让人买下了别墅区的一套房子,安排了人过来照顾你的生活起居。戚薇蓝小姐会跟你一起住进去,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狄樱顿时呆住。

    门口已经安排了车子,狄樱和行李一起被人送到了新住的地方,房子离着这里并不远,里面的设施都是全新的,卧室里面也十分温暖,设备齐全,比他们之前住的地方好多了。

    楼下有佣人给她收拾了东西,也做好了早餐,她进来之后他们便恭恭敬敬的叫:“太太,早餐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太太?

    狄樱依然是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走到餐桌边看着满满一桌子的饭菜,都是她喜欢吃的东西,她坐下来之后看着面前的一切,整个人依然好似在梦里一般,昨天晚上到现在已经过去不少时间,狄樱也是真的饿了,她拿着筷子默默地吃东西。

    季枭尧的电话这是在这时候打了过来,狄樱接过之后就听到他低低的声音询问:“吃过饭了吗?”

    狄樱嗯了声。

    问道:“季枭尧,你不觉得你这样……太夸张?我是来工作的,你这样会让人对我产生看法的。”

    他是趁着开会的功夫偷偷地出来的。

    季枭尧听到她明显愉悦的声音,心情也很愉悦,似乎觉得这样的宠妻也不错。

    “夸张吗?明阳山的风景也不错,而且,等到明阳山开发出来之后那边的房子肯定会升值,现在买下来也不会亏本,不是吗?更关键的是你可以住的更好,我可不想你过去之后又生病,想吃什么就交代他们,他们会准备好的。”季枭尧嘴角处微微的翘起来。

    狄樱咬着唇看着面前的餐盘。

    他这样的关切。

    让她根本受不住。

    季枭尧不知道的是,他就是她的阳光,是她的雨露。

    只要他对她好一点点,其实她所有的伤口都会愈合,会奋不顾身的扑向他,而他现在是在为她……疗伤吗?

    高欢从会议室里出来,听到了季枭尧的电话,清清嗓子不好意思打扰,但是时间已经过去太久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提醒。

    “季总,会议要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狄樱听到高欢的声音顿时心头一囧。

    而季枭尧低声嗯了下,狄樱下意识的说:“那挂电话吧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她挂断前的一秒,季枭尧突然说:“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狄樱还以为他还有什么事情,结果耳边听到一句。

    “记得想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