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她拉拢了下衣服。shubao22.la

????不过季枭尧快速抓住她的手,狄樱则是后退一步倒在他的怀中,撞到了他坚硬的肩膀上,都是疼的眼泪都差点涌出来。季枭尧一手猛地掐住狄樱的下巴,低头狠狠地吻了上去,牙齿的碰触间蹭出来了鲜血。

????一股带着血腥味道的感觉瞬间弥漫出来,狄樱嘴角处有些痛,觉得那味道很恶心,他咄咄逼人的样子让她无端的觉得很恐怖。

????她的拳头握着拍打季枭尧的肩膀:“季枭尧……”

????一边站着的管家有些面红,但是看他们两人吵架忍不住出声:“先生。”

????季枭尧的动作被人打断,狄樱刚刚松了一口气,但是下一刻她就看到眼前的合影往下,随后就她整个人就被直接扛在了肩膀上面,快步的转身上楼去,狄樱的胃压着他的肩膀,季枭尧走的很快,她的胸腔处挤压的也很是难受。

????浑身的血液都好似在往脑袋里倒灌着,让她觉得想吐,抬手拍着季枭尧的后背,双腿也在奋力瞪着:“季枭尧,你松开我,松开……”

????她的声音越来越小,季枭尧抬手在她臀部狠狠地拍了下硬声硬气的教训着:“给我老实点,狄樱!”

????他一脚猛地推开门,狄樱只听到重重的关门声,脑袋里一花,整个人都被重重的丢在了柔软的船上,她身子弹了弹,抬眼见到压过来的黑影。

????季枭尧的手指落在身前的腰带上,轻轻扯开,狄樱别过头意识到他到底想做什么,爬起来绕到了床头去,季枭尧不急,眼底的幽暗之色闪烁,慢慢的走过去,狄樱一直往后退,直到退无可退的地步。

????季枭尧的手臂撑在她脑袋边:“你跑,你觉得自己还能够跑到什么地方去?”

????他将人给勾回来。

????“狄樱,我说过给你时间,但是不是给你时间想着要逃离我,去另外一个男人身边,你觉得我季枭尧是个很大方的男人?”狄樱无处可退,他就像是一个审判者,判决她的死刑,季枭尧把她拉到船上,她的衣衫在他手里像是雪花飘零的落在地上。

????狄樱摇头:“不可以,季枭尧,你说过不会为难我,你不能说话不算话。”

????“这话是我说的,我可以说回,也可以收回,狄樱,是你自己要来惹怒我生气的。”他现在只想要做点什么,来平息自己的怒气。

????他受不了狄樱刚刚的态度。

????狄樱摇头,季枭尧现在完完全全是处于盛怒之上,完完全全不在乎她的感受,

????或许此时此刻他想做,也只是想要教训自己,想要在自己身上烙下印记,却不能真的代表什么,假如一个男人真的爱一个女人,并非只是想获得身体上的满足,其实是心灵上的满足才对。她不想自己就像是之前那样,每次跟他的升华沟通都是处于这样的环境里。

????“季枭尧,我不想,你别逼我……”

????“我就是逼了你又如何?”他想,她就得要给,他早已经控制不住自己,狄樱浑身都写满了抗拒,她身上的衣衫整齐,刚刚她接了电话便要走的那一幕回放。

????而狄樱这时候电话又响了起来。

????楚笑来在酒吧里面已经喝了不少酒,他去吐过几次,现在还是难受,但是酒已经清醒了不少,刚刚服务生给她打了电话,他顺着也把电话给打过去。

????季枭尧看到那闪烁的电话号码,狄樱偏着头没有发现,季枭尧将电话给划开了,楚笑来没有来得及出声就听到一阵男音。

????季枭尧勾着她吻得缠缠绵绵,深吻间发出一阵阵水声,伴随着低低沉沉的呼吸声,以及男人的低沉声音。

????楚笑来是过来人,自然也听出来了那声音……到底是因为什么。

????戚薇蓝说季枭尧到了四九城,带走了狄樱,现在狄樱跟谁在一起?不言而喻,谁能够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?他手指紧紧地捏着手机,捏的发白。

????狄樱完完全全是顺着季枭尧来,但是他舌尖被咬到,季枭尧眼底猩红,也更为恼火,在那瞬间他内心的暴戾血腥因子也完全呈现,爆发,他是隐忍太久就让这个女人忘记,他季枭尧的身份?

????想要让一个女人俯首诚服办法多,他只是随意动作就可以让她彻底缴械,楚笑来听到电话里传来的隐隐声音,紧紧地握紧了拳头,那双本是清润的眼眸里凝聚着沉沉的暴风雪一般。

????狄樱并不知道电话开着,只觉得难堪,她潜意识里不想也就反抗,对着季枭尧一字一句的吼着:“季枭尧,我说过了我不想这样,你说过的话,难道不想认了吗?”

????她说着说着又一字一句的说,俨然将季枭尧打入了无边地狱,剩下的只有批判以及厌恶:“你只高高在上的只想过自己,从未想过他人,也真的从未想过要尊重我,我真的很讨厌这样的你……”

????楚笑来已经听不下去,他怕自己会听到什么不该听到的,然后愤怒的冲过去将狄樱拉出来,从未有过的屈服。

????想到狄樱或许,此刻跟他在做着男女之间在世界上最亲密的事情,她被人吻过,被人深深地疼,那种悲悯让他的胸腔里好似要炸开,有种沉闷根本发泄不出来,啪的一下将手机狠狠地砸在地上。

????季枭尧看到电话已经彻底的暗了下去,凌厉的目光里闪烁着一抹冷光,屈膝跪在船上,狄樱的手臂环在身前挡住破碎的衣服,她眼底滑过冰冷的泪,觉得委屈。

????季枭尧的视线从手机上移动过来,一个楚笑来就让她爆发出来了这么多不满吗?在他的身边就让她这样难受?

????他并不想以这样的办法让她难受,可唯独这样似乎才能让他自己心安,季枭尧掐着她的下巴用力道:“厌恶我,是吗?狄樱,就算是你厌恶我,你也记清楚了,到底谁才是你的丈夫,我要让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知道!”

????季枭尧手里拿出遥控器,狄樱才发现这房间里的设计别有洞天,上面的纱幔移开,屋顶上方竟然是一面镜子,清晰无比的倒映着他们两个人的身影,她可以看到季枭尧埋在她的脖颈处,红色的床上他们两人的身影尤其明显。

????雪白的肌肤在镜子里看起来好似更加明显了,狄樱望着头顶得那一幕,完全没想到纪三儿会把房子设计成为这样。

????自然的,狄樱也根本不会想到,这些都是季枭尧的安排,他特意安排了这里的房子,只为了给狄樱惊喜,只为了想要跟她独处几天好好地培养感情罢了。但是这一刻他真的忍不住,总觉得必须应该做些什么才是。他沉入在她的温度里。

????狄樱反应过来的时候才惊觉太迟,手指抓着他的肩膀,依然推着他:“季枭尧,你出去!”

????他额头都是汗水,狄樱太紧张又太生涩,她头皮都一阵发麻掐住他的手臂依然觉得不够,仰头咬着他的肩膀处。

????季枭尧抱着她感觉到她身体的颤抖,想到之前她也是这样,醒过来身边只有他自己,而这次他却是真实的抱着她在自己的怀中,眼底里弥漫着柔和目光,手放在她的身后低声哄着:“你现在让我怎么出去?”

????狄樱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,她现在是坐在这里的,顿时不敢动,无力的抱着他依附着他,好半响才咬着唇瓣:“你无耻!”

????“是,我无耻,我无耻的只想跟你这样。”他说。

????明明一句想入非非的话却被他说的缠绵温情。

????狄樱不知道其他男人是不是会这样,她却觉得难为情:“你别这样……我不想……”

????他知道她还是怕,温声安抚她:“你总得要经历的,放松心情,我保证,不会像之前那样难受的?我也很难受……慢慢的适应好不好?”

????他耐心的哄着她,亲亲她的头发,又亲亲她的额头,鼻尖,一点点的点着,狄樱紧绷的神经慢慢的放开了一些,但还是觉得难受,那种感觉让她难以启齿,只在他耳边哑声:“疼……”

????“……”他已经等了她很久。

????人的心理防备总得去破了才行,否则就会一直残存在那里,永远都觉得自己无法跨越过去。

????他没有再去哄着她,只是去堵住了她的唇瓣,让她彻彻底底的再次记住自己。

????没有楚笑来,没有孙大圣……没有任何人,只是属于他们之间的夜晚。

????……

????狄樱最后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逃脱出来的,虚弱无力,任由着季枭尧将自己虚虚的抱在怀中,她仰头望着头顶上面的位置。

????刚刚那些画面浮现至脑海。

????也充分的体会了刚刚季枭尧说的,让她记忆深刻到底是什么意思,那种视觉上的刺激让她后来不知所云。

????以至于后来再回忆起那些画面,让人忍不住怀疑那真的就是自己?

????她身上都是汗珠,屋子里的温度偏高,纱幔里的温度比屋子里的温度更高,季枭尧满足的在她脸上贴了下,抬手把她的头发别在耳后,看到她疲倦的眼皮,强健的手臂将她抱着,又拉了被子过来盖住两人的身体。

????“累了就睡吧。”

????电话没有在响起。

????而夜色也渐渐地深了。

????季枭尧也觉得累了,又觉得好像是精神分外的满足,等到狄樱睡过去很久之后他才不知疲倦的闭上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