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狄樱?就是你家以前领养的那个?”

????纪三儿也没有什么避讳的地儿,这个事儿他知道,瞧着季枭尧的时候还有些不敢置信,他记得以前季枭尧不喜欢狄樱的,而且还是十分厌恶的。shubao22_la

????纪三儿说道,狄樱的脸色有些不好,不过季枭尧却是淡定自若的很:“那是以前,以前是以前,现在是现在,不一样的。”

????随后他目光瞧着狄樱的侧脸,狄樱真的是很美,清水出芙蓉的那种美,纪三儿见过形形色色的女人,可是狄樱这种清润到骨头里的女人,他却是第一次遇见。

????季枭尧最后会拜倒在狄樱的石榴裙下,他觉得也是可以理解的,毕竟像是这样的女孩子,谁能够抗拒的了?

????他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消失了,心底里攀升到的是浓浓的失落,如果是其他人,他纪三儿可能还会去争取一下,但是对方是季枭尧,那是他的哥们,他怎么可以再去生出其他的想法?

????只能怪他遇见她的时候太晚了。

????季枭尧则是挑着腿坐在狄樱的身边,随后又圈着狄樱瘦弱的身体,给她仔细的介绍:“纪三儿,你以前也听过的,我们两个以前是玩赛车的时候认识的。”

????狄樱知道他以前玩赛车,而且玩的很好,她以前也偷偷地去看过他比赛,不过后来他出过事情,季增林便不许他再去碰赛车了,不过也结交了一批好友。

????而纪三儿心底失落归失落,不过还是主动的去跟狄樱说了:“这家伙可是很多年不玩赛车了,以后有机会让你看看我赛车的时候,保管让你再考虑考虑踢开他,然后选择我。”

????纪三儿十分伤感的说道,而季枭尧目光微微的倪着纪三儿看,这下倒是让狄樱都哭笑不得了,她也不知道怎么回应纪三儿的好,偏着头说:“……这个以后再说,不过我觉得你这样优秀一定很多女孩子喜欢你的。”

????纪三儿眨巴着眼睛叹气:“他们喜欢我,可是我不喜欢他们啊。”

????他痛苦的捂着自己的心脏:“你说为什么我运气就这么差啊?好不容易遇到心动的,结果却被季枭尧这个孙子捷足先登?不行,今天晚上打麻将,血流成河,要是不赢了你的钱,你就不许走!”

????季枭尧心里堵得慌。

????纪三儿这是光明正大的想要来撬自己的墙角啊?他也咬着烟头咬牙切齿的说:“行,今天晚上打麻将,让你输的连裤子都没有穿的。让你以后没有心思再来觊觎我的女人。”

????纪三儿哼了一声,不服气的笑:“谁怕谁啊?”

????随后纪三儿倒是起身带他们上楼去了。

????楼上的地方是他们的私人地方,在下面久了之后季枭尧就觉得没有了意思,加上狄樱本身就身体弱,他来之前就跟纪三儿说好了,不会跟他们一起疯玩,所以纪三儿带他们直接上了楼上的包厢,上去之后季枭尧主动地帮狄樱拿了衣服,放在服务生手中。

????纪三儿也是十分错愕的看他,觉得不可想象。

????要知道季枭尧这种在高楼中长大的人,从来都是习惯了别人的阿谀奉承,什么时候主动去照顾过其他人。

????他低头问:“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?”

????狄樱摇头,他拉开椅子让狄樱坐下去,又拿了餐巾布铺平在她的腿上,而季枭尧则是拿着菜单选了狄樱喜欢的菜,随后又把菜单递给了纪三儿,纪三儿也随手勾了几道菜,然后就觉得自己不应该来吃饭。

????明明是自己过生日,却活生生的坐在这里吃狗粮?

????季枭尧现在完全变成了一个护妻狂魔。

????而狄樱低头喝了一口水之后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,看到了对面的纪三儿,然后冲着纪三儿笑了笑。

????幸好的菜很快的就上来了,季枭尧套好了手套之后竟然帮狄樱开始剥虾壳,然后放在她面前的餐盘里。

????狄樱喜欢吃虾,她还以为季枭尧不知道,不过现在季枭尧却是从容淡定的帮她剥虾壳,狄樱既觉得暖又觉得忐忑。而季枭尧则是一直都在催促:“多吃点,你太瘦了,这样瘦不好。”

????说着又一直说:“你怎么一直吃怎么都不胖呢?”

????狄樱也很无奈,她就是吃不胖的体质,怎么吃好像都不行。

????而狄樱低头吃了些东西之后跟纪三儿倒是聊了起来,想到刚刚纪三儿说自己成了游戏竞技俱乐部,所以不断地眨巴眼睛,而且纪三儿还跟自己说了市面上很多游戏的开发,倒是让狄樱觉得找到了知音一般。所以即刻跟着纪三儿一起聊了起来。

????纪三儿才不好意思的抓着自己的头发说:“我那算是什么啊,虽然是有一些成绩,不过在老头子的眼底里,这些还是不务正业,我把公司转型往这方面去做,他也不是太乐意的。”

????狄樱点点头。

????“这个行业还是很多人不认可的,那是因为他们了解的少,但是我觉得做任何的事情都是有意义的。所以不要在意他人的眼光,只要尽力去做到最好就好了。”

????纪三儿瞧着狄樱那张脸,外面很柔软的狄樱但是内心却很强大,而且很是沉稳,声音软软的可是头脑条理却是十分的清晰,在跟自己说的时候立场十分的坚定。

????刚刚他只是交流了一下也清楚了狄樱这几年的一些成绩,对她也多了几分的钦佩之意,要是季枭尧真的没有跟她结婚,他一定想尽办法去追求狄樱的。

????不过现在看他们两个倒是也挺相配的,纪三儿也是打心里祝福他们两个人,询问:“你们两个不打算办婚礼吗?”

????季枭尧的动作顿住,想到了婚礼,他倒是没有想过婚礼这回事儿。

????而狄樱的脑海里却是浮现出了早上她问季枭尧话的时候,季枭尧迟疑了,她现在还是没有什么信心,想了想还是说:“我们现在都很忙,其实婚礼有没有……也没有什么,等到以后再说吧。”

????而纪三儿则是微微的蹙眉,都是好兄弟,所以新婚礼物还是要有的,打算把那套房子送给他们做新婚礼物。

????这事儿回头再跟季枭尧说,让他去办了就成。

????而季枭尧则是蹙眉看着狄樱,没有在她脸上看到什么失落的神色,好像是刚刚那话是经过自己思考之后才说出来。

????以前是他不想公开,现在是狄樱不想公开?她现在还是抗拒着这份婚姻?

????而狄樱又把话题扯回到了游戏的问题上面去了,而狄樱则是听到纪三儿说:“其实这方面我还是不行家,你身边的那位才是真的行家,当初途游建立初期的时候,也是他拉着我一起去的。在这方面他的经验和眼光更加好,而且以前的游戏俱乐部他一个人还保留着很高的战绩呢,很久都没有人超越。”

????狄樱回头,季枭尧则是给狄樱夹了菜,不紧不慢的说:“都是过去的事情了,你现在一直都在研究这方面,不比我差。”

????她知道季枭尧以前投资游戏,却不知道这个:“我怎么没有听到你说到过?”

????“那你不也没有问过我吗?以后想知道我慢慢的跟你说。”季枭尧的声音轻飘飘的说,然后抬手给她擦了擦嘴巴。

????手指头擦过狄樱的嘴巴,她还有些不好意思,不过纪三儿却是幽幽的叹气:“真是没有想到,有朝一日竟然会看到你结婚,还在我的眼前秀恩爱,我记得那时候你跟那个姓沈的……”

????说到这里纪三儿突然间就看到狄樱的脸色难看起来,而季枭尧同样也是,给她夹菜的动作也僵住,菜一下子掉在了裤子上。

????纪三儿拍拍自己的嘴巴:“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了?都是过去的事了,也不该再去提及了对吧。谁没有个过去啊?”

????而季枭尧则是慢慢的站起来,看着自己裤子上面油污说道:“我去下洗手间。”

????在他离开之后顿时整个包厢就陷入了诡异的凝固中,纪三儿抓着自己的头发:“对不起,我不应该提及过去的事情,本来以为季枭尧不会从那里走出来了,没想到他竟然已经结婚了,现在过得还不错的样子。他这人季氏面冷,其实心里什么都清楚,你好好的跟他过日子,他一定会对你好的。”

????毕竟那时候季枭尧对那个沈蔓蔓也是真的很好很好。

????而狄樱只有苦涩的笑。

????那时候季枭尧就已经带着沈蔓蔓见过他的那些朋友了啊。

????狄樱的心里慢慢的升腾出一些波澜,季枭尧跟她说好好的,重新开始,可好像是四处都有沈蔓蔓的记忆,那个人死了,却也还在影响他们的生活,无处不在。

????他们虽然是夫妻,可是至亲至疏明显更加适合他们之间的状态,她忽然间想到了刚刚,幸好她没有说婚礼的事情。

????而是选择了拒绝。

????否则,季枭尧会在心里怎么看自己?

????是不是会取笑她,痴心妄想?她在心里面不断地想着,思考着。毕竟那个男人高高在上,他给她一点好,她也不能就这样得意忘形什么都忘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