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嗯。shubao22.la”她红着脸推他:“我知道了,你快去忙自己的事情去吧。”

    季枭尧抬手又理了自己的衣服,在她脸上又偷偷地亲了下才算是离开。

    现场有其他的高层看着,季枭尧则是跟高欢去了后面的包厢里宴请吃饭,季增林和季老爷子他们自然也在,文佳佳则是坐在了季枭尧的身边,另外一边的位置上则是坐着高欢。

    而大桌上还坐着其他人。

    季枭尧进去的时候看到了文佳佳在的时候,脸色不好看,一张脸顿时拉下来,铁青,但是想到了桌子上的其他人还是忍了下来,款款落座,而在做的人都是人精见到季枭尧来了之后便开始举杯敬酒,一边谈及接下来的合作,季枭尧自然也就只能够应付着人,一边摸着小酒杯斜斜的靠在一方,不时的勾着笑容,不时的回应两句。而文佳佳则是坐在一侧,目光则是痴迷的落在季枭尧的身上,一举一动间皆为迷人。

    她也喝了些酒,此时此刻只觉得自己身体里燃烧着一把火,那把火似乎要将自己的理智都要燃烧殆尽了,文佳佳用力的深呼吸一口气,目光缱绻的依然是望着季枭尧看。

    一壶酒喝完,服务生又过来往季枭尧的面前换了一小壶的酒。

    文佳佳侧目而视心口有些微微发烫,抬头却对上了楚蓉萍的目光,季枭尧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,时间已经不早了,他现在只觉得疲倦的很,只想要好好地回去休息,但是对面的人却是在喋喋不休。

    举杯将杯子在桌沿上轻轻地点点,再举起来声音低沉却是十分有力:“今天我身体有些不舒服,有些事情需要商谈的回头咱们再继续聊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对面的人也讪讪的笑起来,端着酒杯喝了下去,白酒有些辛辣喝到肚子里的时候有些滚热,季枭尧也不知道是包厢的问题还真是觉得这酒喝上了头,觉得浑身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走出去之后,外面的新鲜空气有些微凉,季枭尧才觉得自己的神智清醒了一些,抬手捏着自己有些发胀的眉心,高欢瞧着季枭尧很是疲惫的样子便问:“季总,我送你回去吧?”

    “不用,年底了,你也忙,回去陪你女朋友去吧。”季枭尧抬手拍着高欢的肩膀,声音低沉带着一抹愉悦:“提前跟你说声新年快乐。”

    年会完了之后大家都开始放假,明天早上或者是今天晚上大家都会各奔东西回家过年去了,高欢是香城人,一年四季跟着季枭尧跑来跑去的,平日里面也没有几天时间陪陪家人,就连女朋友也陪伴的少。

    不过每年年底季枭尧给他的奖金不少,回头他便拿着奖金去哄着女朋友去了,高欢道:“那我先走。”

    季枭尧点头,估摸着狄樱现在也已经回房间了,这里是他亲自监工建立的,对于这里他还熟悉,一手拎着外套一边往定好的别墅走。

    走了几步,眼前却有些发花,季枭尧的身形踉跄着一手撑着墙壁才堪堪站稳,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服务生的声音,凑过来问:“先生,你需要帮忙吗?”

    季枭尧头晕的厉害,点点头让他扶着自己回去,那个服务生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扶着他往前走去了。

    狄樱一直都在外面跟孙大圣他们玩儿,游戏玩下来几个人倒是玩的不亦乐乎,她觉得困倦的很便回了房间,看着时间季枭尧应该是回来了才对,不过到了房间之后,别墅里外的灯光辉煌,但是房间里面没有人。

    她拿了睡衣进浴室里洗过澡,将浑身的疲惫冲散,然后拉开被子在床上躺下来,本想等着季枭尧但是等到半夜醒过来的时候也没有见到人回来。

    狄樱摸出电话,上面也没有季枭尧给她打过来的电话,季枭尧难道还在应酬?

    但是现在已经是凌晨时分,就算是饭局也应该结束了才对,季枭尧怎么还没有回来?狄樱想了想之后给高欢打了电话,高欢那头也是迷迷糊糊:“季总还么有回去吗?我们的饭局都已经结束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结束了?

    结束了为什么季枭尧还没有回来?狄樱的心头顿时一沉,立即跟季枭尧打过去,电话那边很久都无人接听,她起身披着大衣坐在沙发上继续给季枭尧打电话,电话挂断,随后她的手机上躺着一条短信。

    照片上面,季枭尧健硕的胸膛内躺着一个女人,她熟悉季枭尧的身体,日日夜夜的缠绵让她清楚的认出来这个人到底是谁,此时此刻季枭尧跟那个女人以十分亲密的姿态相互拥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下面是一排房号。

    狄樱的心头顿时一紧,拉开门,外面的寒风肆虐,山里的空气本就比市区寒冷,但狄樱此时此刻的心里更加寒凉。

    一路上她跌倒了几次,整个人很是狼狈,按照房间号码找过去的时候她站在房间门口,整个人都是虚浮的,而门是虚掩的像是专门给她留着的似的。

    狄樱的手搭在门把手上,后背的脊椎却是寒毛倒立,闭上眼睛推门而入,整个头皮都在发麻。

    入眼,门口处有女人的外套,米色的外套,是文佳佳今天穿的,狄樱有印象。

    旁边还有男人身上的黑色大衣,那件大衣狄樱见到季枭尧时常有穿,她用力的握紧拳头,踩着衣服走进去,房间的光线昏暗,但是她一眼就看到中间那张大床上面躺着的人。被子凌乱,而季枭尧健硕的后背背对自己,倒三角的身影落入眼底,而文佳佳则是被他小鸟依人一般拥在怀中。

    就跟着刚刚图片里看到的那一幕一样。

    文佳佳刚刚传给自己的照片。

    而此时文佳佳也睁开眼睛得意的看着狄樱,笑的妖冶,不是平日里面那可怜兮兮惹人怜爱,狄樱想不到太多,扭头看到一边桌子上的花瓶,文佳佳顿时瞪大眼睛,狄樱拔掉花枝将花瓶里冰凉的水泼在季枭尧的身上。

    冰凉的水刺激下,季枭尧缓缓醒来,好半天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:“……怎么了?狄樱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间,季枭尧感觉到不对劲,床边立着一个人,而自己怀中却还有一人,他紧紧地盯着怀中的女人,文佳佳一手抓着被子慌忙遮住自己的身体,变得委屈:“枭尧——”

    “文佳佳,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季枭尧厉声。

    “枭尧,刚刚你头晕喝醉了酒,所以我扶着你过来的,后来是你……你带着我……”说着文佳佳还故意挪动了下身体,身下是一片红,一朵晕开的花。

    刺目。

    顿时两人都呆住。

    文佳佳蜷缩着身体好似很难受的样子:“枭尧,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,我只有你……”

    这句话无疑是在火上浇油,刚刚狄樱或许还在想,是不是哪里错了。

    可看到床上那刺红的鲜血时候,她觉得什么都想不到了,一切都已经发生了,都已经发生了,再也没有办法回头了。

    文佳佳继续说:“枭尧,我不怪你……刚刚你那样对我,我都是心甘情愿的……”

    季枭尧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,现在才知道他就是被算计,平时也不少喝酒,为什么今天就什么都不知道,抬腿季枭尧一脚将她踢下去,文佳佳浑身赤果果的滚在地上,一阵惨叫,狄樱仰头眼泪顿时垂落下来,一言不发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季枭尧看着她微白不断后退的身体,起身追上去,但是狄樱已经甩开他像是躲避瘟疫一般大叫着:“不要碰我!季枭尧!你让我觉得恶心!不要碰我!”

    “狄樱,你站住!”他粗声粗气的身后大喊着,弯腰抓着自己的衣服匆匆忙忙套上,季枭尧顾不得再去捡大衣便追上去。

    狄樱穿着一双拖鞋,顶着寒风跌跌撞撞的往外面跑出去。

    外面的灯光顺着路灯一直亮着,她眼睛里都是一片模糊的光影,狄樱站在寒风中抱头忽然哭出来,季老爷子说的她自有办法那就是设计文佳佳爬上季枭尧的床,饶是季枭尧不愿意,可文佳佳已经是季枭尧的人。

    从此之后他们夫妻之间永无宁日,必须有第三个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她应该如何守护自己的婚姻?应该怎么办才好?

    此时此刻狄樱的脑海里面都是一团乱,她在欢欢喜喜的等着季枭尧来找自己,却不知道自己的生活已经是一团乱。

    她回到房间里快速的换了衣服拿了东西便摸着夜色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季枭尧给她打电话,无人接听,回到房里才发现她的东西都不见了,抓着门口的服务生紧张的追问:“你刚刚看到住在这里的人了吗?”

    服务生指了指个方向:“拿了东西刚刚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现在已经是深夜,狄樱要去哪里?

    季枭尧管不了太多,驱车追上去,视线一直都落在外面,寻找狄樱的身影。

    狄樱跑出去之后便顺着下山的路往下走。

    走出酒店之后四周都是黑暗的,她抱着手臂漫无目的的走在路上。

    山里的路本就是盘旋路居多,她仰头一直都在哭,没有看到脚下的路,一脚踩空整个人便往下滚过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