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厉羽生和谢苍缆带着人追上来,那辆悍马也在路上横行霸道的冲刺着,谢苍缆则是将警报放在了车头,旁边的车子听到了声音都纷纷的让开了道路,而戚薇蓝则是听到了这个声音也松了口气。shubao22.la

????谢苍缆的声音低沉有力,拿着喇叭坐在车子里冲着前面那辆车子吼着,而顾宗慈一手噙着汤寒的脖子,眼神幽暗,低声冲着前面的人吼道,“开快点!”

????那人一脚踩了油门,旁边的车子只看到那车子飞速行驶过来,都纷纷停车,后面的车子则是跟着像是白光掠过,而戚薇蓝则是也紧紧的跟着。

????汤寒坐在一侧,随着车速的猛然提升只觉得自己血液也随之翻腾,腹部间的那种难受感觉加速,瞬间脸色惨白,冷汗淋漓,“顾宗慈,停车……我肚子难受……”

????“汤寒,别在这里跟我耍什么幺蛾子!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他们已经串通好了!今天就算是死,我也会把你带走的!汤寒,你别想逃!”

????他喜欢汤寒。

????在逃亡的时候他一直都很关心汤寒,一直都在担心汤寒会受到伤害,但是来了之后他亲眼却看到了汤寒背叛自己的那一幕,顾宗慈心底好似有一些火无法发泄出去一般。

????厉羽生眼神一直都凝视着前方,飞速的冲上去,悍马猛地撞到了车子的后面,顾宗慈的眼神微微愣住回头看了一眼厉羽生,市区里面车多人多已经引起了一些慌乱,而就是这个时候突然间一辆车子飞速从一侧跃出,谢苍缆瞧着旁边的车子提醒厉羽生,厉羽生眼角的余光掠过那辆车子,那辆车子飞快,好像是要撞到了一般。

????他急忙踩着刹车,车子在地面上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。

????厉羽生急忙将方向盘打转,而那辆车子则是在他们的车子前面飞速驶过,在看过去,顾宗慈刚刚的那辆车子被几辆车子给围住,几秒时间,顾宗慈的车子消失不见。

????谢苍缆也是眼睁睁的看着那辆车子消失不见,顿时瞪大眼睛,厉羽生咬着牙关则是继续开车,继续看着。最后只能让人继续去查,到底车子到底去了哪里。

????……

????顾宗慈接到一通电话,电话里面的低沉女音传来,指挥着他开车,车子驶入了地下隧道,几个小时之后车子缓缓地停下来,汤寒刚刚还紧绷的心慢慢的归于平静之后便觉得腹部间好受许多,深呼吸一口气,而货车车门打开,外面有人进来,顾宗慈让人看着汤寒随后自己推开车门下去。

????下面有人等着,手指了一个方向,“顾先生。”

????顾宗慈想到刚刚那通电话,若不是电话里面的人提醒,估摸着他们两个人也难以逃出,厉羽生和谢苍缆肯定会捉住他们,想到此,顾宗慈也是捏了一把冷汗。

????“她是谁?”顾宗慈问。

????对方倒是笑,“顾先生,我们有我们的规矩,你去了就知道了。”

????他说完便在前面走,顾宗慈目光看过去,只看到了不远处站着一个女人,这里位于山顶悬崖上,从这里看下去可以看到波涛汹涌的大海,茫茫的望过去,海边一望无际。

????而不远处站着一个女人,肩膀上披着米色的披肩,头发挽着,从背后看女人的身量纤细,他远远的看着便觉得有些眼熟,走近去之后,周围的人则是纷纷的退离,顾宗慈看着她,前面的人则是过去说了一句之后便离开了,她转过头,顾宗慈看到那人的脸时候忽然间放肆大笑,眼角处有些细纹。

????“楚蓉萍?!”他大笑起来,从烟盒里抽出烟,点燃,一扫之前的颓势走过去道,“竟然是季家的女人,季增林应该弄死也想不到,你楚蓉萍竟然会来救我吧?楚括之一心想要跟我顾家联姻,可惜的是楚笑来却是不许,楚蓉萍,你却是来救我?你这葫芦里到底是卖了什么药?”

????楚蓉萍站在那里,后背挺的笔直,她转身,手依然是放在身前,淡淡的笑了起来,“我能够卖什么药?楚括之是楚括之,我楚蓉萍是楚蓉萍,我做什么事情都与楚括之无关!”

????说到了楚括之,楚蓉萍的心底只有浓浓的恨意。顾宗慈笑。“你为什么救我?楚家和季家应该都是巴不得我去死吧?”

????楚蓉萍笑,她本身也是在思考到底应该怎么才好,不过顾宗慈倒是给了自己一个机会,楚蓉萍微笑,“也没有什么,不过就是闲来无事可做,所以顺手帮你罢了,更何况你顾宗慈也需要,不是吗?”

????顾宗慈的心思被楚蓉萍看透。

????楚蓉萍便是继续说,“你要躲着他们,可是现在在香城,估计也没有人能帮到你们,可是我却可以。顾宗慈、”楚蓉萍说着,绕着顾宗慈走了一圈,瞧着他上上下下打量,“你曾经坐拥顾家江山,可是现在却变得这样惨淡?又是拜谁所赐,你不恨?”

????顾宗慈想到自己此刻的狼狈,这段时间自己都没有好好的睡过,顾宗慈想到了自己如今的惨白,汤寒不就是被人安排进来的?

????“若是没有狄樱,或许,你现在也不至于这样狼狈的。”楚蓉萍观察着顾宗慈越来越难看的脸。

????顾宗慈也很快的清醒,“楚蓉萍,你此时说这些不外乎就是因为你想利用我,对吧?”

????“是,我是想利用你,不过顾宗慈你不也是需要吗?狄樱让你一无所有,你不恨那些人?”楚蓉萍缓缓地笑,笑容却是凉薄讽刺:“顾宗慈,你恨,我也恨,你知道吗?我们都有相同的狄樱,你难道不想手刃仇人?”

????顾宗慈,想,怎么不想。

????汤寒不知道顾宗慈到底去见了谁,最后他们被带到了一个山庄里,房子里面有人守着,没有任何信号,照顾他们的是少数民族,汤寒说什么他们听不懂,他们说什么汤寒也听不懂,被人关在房间里哪里都去不了。

????……

????顾宗慈从他们的眼底逃脱,线索就这样又继续断了,厉羽生和谢苍缆两人都是愤怒的想打人,原本这件事情很快就可以尘埃落定,但是却又硬生生的卡住。

????戚薇蓝和狄樱都坐在家里,厉羽生回来之后不谈这事情,但是大家的心情都不好,所以也没有说什么。

????狄樱瞧着外面漆黑的夜空,心底里面却十分不安,戚薇蓝拧眉叹息,道,“果然是好人不长命,祸害遗千年,顾宗慈害了这么多人,为什么就能够这样的轻松躲过去?太不公平,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后背去帮助了他。”

????狄樱抱着手臂站在门框处,想了很久也没有什么头绪,“我不担心顾宗慈,早晚都会抓到,我是担心汤寒,依照顾宗慈的个性,若是他连汤寒也不肯放过怎么办?那样的人毫无人性可言。”

????戚薇蓝听到厉羽生说过这些人是如何对待背叛自己的人。

????汤寒现在还怀孕,可是若是孩子生下来之后,怎么办?

????狄樱有些不安。

????若是汤寒因为自己而死,怎么办?

????狄樱的手指揪住衣服,她的心思其他人都懂,戚薇蓝只好安慰她,“别再想了,汤寒一向运气都不错,不会有这样倒霉的。”

????……

????别墅内,汤寒倒腾了一整天只觉得自己身体难受的很,胃里面也十分难受的很,佣人给她准备了适合孕妇吃的东西,可她一点儿胃口都没有,瞧着陌生的地方依然是在观察着。

????而顾宗慈好不容易才换了干净衣服,整理了自己的仪容,从楼上下来的时候看到汤寒坐在餐桌前,汤寒看到他顿时脸色微变,而顾宗慈则是哼了声,看着她碗里没有动过的东西,顾宗慈凉声哼了下,“为什么不吃东西?”

????“……”汤寒不理会。

????顾宗慈走过去,猛地一手揪住了汤寒的手法,汤寒头皮被扯的发麻,顾宗慈凑过去那张五官扭曲,“汤寒,别挑战我的耐心,我告诉你!你肚子里面的孩子是我顾宗慈的种,你要死没有关系,别饿到了我的孩子!”

????汤寒的头发都好似要被扯掉似的,她用力呼吸了一口凉气,顾宗慈将一碗汤放在她面前,逼着她喝掉,汤寒喝完之后便跑到卫生间里狂吐。

????顾宗慈听到她疯狂呕吐的声音,却是没有一点点的怜悯。

????他就是不应该太心软太对,汤寒扶着墙壁走出来,顾宗慈让人过来给汤寒做了检查,确认孩子无事才回到了房间里面睡下。

????狄樱一直都在查关于萌萌的事情。

????毕竟事情过去多年,当初的事情不好再去探索源头,查起来也会浪费一些功夫。

????不过纪三儿那边给狄樱传来消息,萌萌的事情已经有了一些着落,而季枭尧虽然见不到面,但是他们里应外合倒是很好,文佳佳那边似乎也相信了季枭尧已经忘记了过去的事情。

????他们办理了离婚手续,如今也不再是夫妻。

????但是狄樱一点都不觉得可怕,那些事情堆积在自己的眼前,她也无暇分心。

????汤寒的产检由医生在家里做检查,后期孩子发育的很好,差不多七个月的时候顾宗慈便是有些忍耐不住,每天在这里他都要疯掉了一般,他已经放弃了汤寒,等到汤寒生产完毕之后他便想着带着孩子离开这个地方,重新开始。在国内呆着始终不是办法,他们还是要早点离开。楚蓉萍开出的条件便是,解决掉狄樱。

????当初解决了狄青山,本应该解决狄樱才对,但是,他放过了狄樱,可却是放虎归山,这次离开之前不管如何都要斩草除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