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孙蔓蔓很厌恶这样的感觉。shubao22_la

????“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我的意思是你应该提前告诉我才对的。”她则是说道,而孙嘉城已经端着酒杯慢慢的走过来,孙蔓蔓则是不断地后退,直到后背抵着吧台无路可退的时候才停下来慌张的说道:“要是我跟其他人过来被人撞到了不太好吧。”

????“不太好?怎么了?你是怕你的老情人知道,你这肮脏的身体是被人操过无数次了?”他口中喷出来的酒气让她觉得难受。

????而孙嘉城那种说话的口吻也让人觉得恶心死了。

????孙嘉城笑的邪气。

????仰头将酒杯里的酒喝下去。

????他觉得孙蔓蔓这个女人贱得很。

????一边在自己的身下,可心里还在想着其他男人。

????掐住孙蔓蔓的下颌,孙嘉城将口中没有吞下去的酒水全部都渡给了她。

????孙蔓蔓强行忍着那不适,松开的时候弯腰恶心的吐出来,她都恶心的要吐了。

????孙嘉城则是看着她弯腰吐的样子,笑的却好似一头恶魔似的,他微微的勾着唇角:“孙蔓蔓,你是在嫌弃我?”

????孙蔓蔓忍无可忍。

????“孙嘉城,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,我就是厌恶你,讨厌你,你别忘记了,我的一切虽然是你给我的,但是,你没有我,那你一样什么都得不到,我想要做的事情你没有权利来阻止我。否则,你试试看……”

????孙嘉城伸手掐住她的脖子,“怎么了?想要反抗我了?孙蔓蔓,孙氏和季氏我都志在必得,你若是敢反抗我,你知道自己是什么下场吗?对我来说你就是一颗棋子,你若是敢反抗我的命令,你知道等待你的是什么?”

????孙嘉城手里染血无数。

????她亲眼看到他处理的人就不在少数。

????尸沉大海。

????没有人知道谁谁谁到底是去了哪里。

????她浑身打了一个寒颤,感觉到她的恐惧,孙嘉城的眼底浮现着满意。

????孙蔓蔓微垂着睫毛掩饰住眼底的慌乱,她是跟魔鬼做了交易,可她爱季枭尧,跟着季枭尧比,孙嘉城一定会输掉,她可以利用孙嘉城先嫁入季家,季枭尧如果为了保住季家一定会反抗。

????那时候,她也能够从孙嘉城的手中将孙氏给夺回来,一举两得。

????只是她现在还得忍着。

????“我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,孙嘉城。”孙蔓蔓将那恨意给遮住,“所以我才告诫你不要再来,如果被人发现什么怎么办?”

????“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到底是在耍什么花招。”孙嘉城已经将她拖回到了房间,将她猛地摔到了床上去,一手拿着皮带站在床边。

????孙蔓蔓看着那皮带眼里浮现出恐惧,想到他每次在床上都会想尽办法折磨人,猛地吞咽着唾液。

????“你不就是想要摆脱我?可惜,我付出这么多的代价,难道你以为不计较回报的?只要我想要操,你,那你就只能乖乖躺好了等着被,挣扎什么?你如果想要逃走,知道你到底会面临什么吗?嗯?”

????他一手按着孙蔓蔓的腰肢,孙蔓蔓想跑被他猛地拽回来,孙蔓蔓的膝盖跪在地上,整个人屈辱的跪着。

????孙嘉城将她的手反在身后,手里面的皮带猛地一下子重重的击中她的腰后,孙蔓蔓仰头,那疼痛感让她忍不住的绷住身体。

????“孙嘉城!你混蛋——”

????孙嘉城看到她这样越发的兴奋。

????……

????孙蔓蔓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。

????她以为自己会死。

????整个人的身体都好似被人拆过一般。

????她咬着唇瓣浑身无力的倒在床上,下面传来的疼痛让她根本没有办法动弹,隐约之间好像是流出来了血。

????孙嘉城满足的从她身边离开,将她随意的丢在一边,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,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趴着的女人,孙蔓蔓透过头发缝隙她狠狠地望着孙嘉城。

????她在恨自己。

????他拿着浴巾随意的往自己的腰间围着,然后走到她面前去,掐住她的下巴像是一头猛兽暴戾的警告道,“孙蔓蔓,你恨我,那最好是把你的那些恨意给我收好了,你记住,你没有任何反抗的权利。你若是敢背对我耍出来什么花招,你知道自己的日子到底是什么样的,明白吗?”

????他说完了之后将她的头往一边猛地推开。

????孙蔓蔓的头撞到了墙壁上,随之整个人便从床上翻滚下去,她像是一只狗似的趴在地上,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恶心透了。

????她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光环,如愿的站在了季枭尧的身边,但是她现在脏的连自己都觉得恶心,恶心的自己都觉得像是一个水果,外面光鲜,但是,里面早就烂透了。

????季枭尧接到高欢发给自己的地址,手指在手机上摩挲了下,将烟头掐熄之后到底还是驱车直接去了那个小院,天色还早,他停下车的时候似乎还能够听到周围的鸟叫声,正好是夕阳西下的时候,天边的日落还挂着,大片的晚霞夹着几种的颜色,竹叶叶片上面也反着金色的光芒。

????他将烟头掐熄之后过去敲门,狄樱刚好提着水壶在门口给花浇水,她放下水壶过来开门叫,“楚笑来,你忘记带钥匙了吗?”

????话音刚刚落下就看到男人难看的脸。

????她脸上的笑容也顿时顿住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????狄樱的身上是穿着一件淡绿色的衣服,改良版的汉服,头发松松的挽在脑袋后面,下半身是一条裙子,穿着一床平底鞋。

????后面的院落里,错落有致的布局,还有不少盛开的花,为了方便做事情她将衣袖给挽了起来,地上倒是还有刚刚修剪之后的树枝。

????“你在这里……”他的舌尖微微的抵着下颌,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四周,忽然间笑了起来,“似乎过得还不错,很开心?”

????“……”没有季枭尧在的这几天,她在这里的的确确过得还算是不错,很安静,“你现在不应该是去陪着孙蔓蔓才对,来这里做什么?”

????她的话语里有些酸酸的味道,季枭尧听着却觉得心肝脾肺肾都觉得难受,要爆炸,“你现在是不是巴不得我不来这里?口中说着我和孙蔓蔓,其实是在为你和楚笑来在一起,而寻找一种心理慰藉?”

????这个地方就好似她和楚笑来居住的天地,他们分开的这几天里,她一直都在这里跟楚笑来在一起。

????他和孙蔓蔓是有接触,但是除了工作上面的,其余什么都没有,可是狄樱却是住进了楚笑来的家中?他们还会发生什么?

????“季枭尧,别把人都想的跟你一样的龌蹉。”她抬眼怒视他:“你没有资格来批评我和楚笑来,即便是我现在做出什么选择,那也是因为,我们之间已经没有可能,我们之间已经彻底的走向尽头。”

????他专程来找狄樱。

????想要跟她解释,但是狄樱却跟他说什么——他们之间已经彻底走向了尽头?他气愤的握紧拳头:“你说什么?你再说一次!”

????“我再说一次那也是这样,季枭尧,你不觉得你很恶心吗?在一个女人面前深情款款,又在另外一个女人面前深情款款,你的那颗心到底能够装下多少人?不是我的错,是你自己错了!”她平静的吼着。

????她让自己保持冷静。

????但是心脏处依然是传来一阵抽痛。

????抬手放在胸口处,有些呼吸不上来,面色忽然间一变,她不想让自己的样子被他看到,指着门口的方向低声吼着,“走,你走啊——”

????“你赶我走?”

????就是这时候楚笑来的车子停下,他看到了门口的车子也快步过来,顺势将狄樱直接抢到了怀中,狄樱的头则是贴在他胸口处,站稳。

????空气顿时凝固。

????楚笑来和季枭尧的目光猛地对视着,“季枭尧,你来这里做什么?你不知道狄樱……”

????他没有说完,狄樱就扯住他的衣服示意他不要说,摇头,“没有必要跟他废话,我不想看到他,让他走……”

????她的呼吸越来越艰难,胸口处也越来越难受,像是随时都会倒下来,楚笑来也不由分说指着门口,“季枭尧,你听到了,赶紧离开我家。”

????“狄樱,我来接你回家,你走,或者是,不跟我走?”他站在那里跟楚笑来僵持,狄樱只是露出小半张脸过来,他只看到她半张脸。

????他给出来了狄樱选择。

????她留在这里那就是选择了楚笑来,一个女人若是做出了决定,那就是怎么也不会再拉回来的,他以为大家冷静下都会趋于理智。

????他还想挽回婚姻,可是狄樱却是只想着放弃,那么他的坚持有什么意义?

????“……”她手放在胸口,那句话也重重的击打在自己的胸口处,那种感觉让她好似置身于海水中,铺天满地的海水朝着自己涌过来。

????她想到了那天她把自己沉浸在海中的时候,那种绝望的感觉下她的心情,心中被猛地重重的击中了一下,她握紧拳头刚抬头想说话,季枭尧那边突然间电话响了起来,他低头看了一眼电话,在看了一眼狄樱,掐断。

????随后电话又响了起来。

????她瞥了一眼电话是孙蔓蔓打过来的,季枭尧当着自己的面儿挂断,但是他这样不过是欲盖弥彰吧

????狄樱的脸上对他都是失望,家,他们还有家吗?“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?季枭尧,她在叫你,在等你,你现在来这里做什么?季枭尧,你让我觉得恶心,恶心透顶——”

????她一手抓着自己的衣服疯狂的朝着他疯狂的呐喊着,浑身颤抖的越发厉害,像是风中的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