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大清早,苏向晚起的有点晚,来不及做早饭,只得把吱吱赶紧送到隔壁,然后,先把俩小的送到小学去。shubao22_la

????现在这个年代,大多数的父母还没有送孩子上学,接孩子放学的意识。

????不过,苏向晚是只要有时间,还是愿意送他们的。

????驴蛋的数学算不好,不论是在家,还是走在路上,苏向晚要随时给他出应用题:“咱们买了四根油条,总共花了两毛钱,问一根油条多少钱,这个要怎么减?”

????驴蛋捧着根油条,一根根的减着呢:“这根五分钱,这根也是五分钱,妈妈,你的一根好像也五分钱哟。”

????李承泽不论在逻辑,还是在数学,化学方面,都是属于一看就通的孩子,看驴蛋,简直就跟看个白痴似的。

????一路上,他抽空把昨天晚上自己去刘敏莉那儿的事情给苏向晚讲了一下。

????“所以,你说你家有金条,其实是让刘在野去挖□□?”苏向晚说。

????李承泽吃着一根炸的酥脆金黄的油条,可得意了:“可不,今天他肯定已经砰的一声,炸啦。”

????小家伙出门的时候不敢穿小西装,天热,跟驴蛋和狗蛋一模一样的,粗布大背心,仨光头小子,他比另俩个高出了一截子,剔的光头,脑门子尖尖的,看起来又野,又憨懵懵的傻。

????“是,这一下你倒是快意恩仇了,但你想过没,要是那个刘在野炸不死呢?”苏向晚反问。

????李承泽说:“□□啊,肯定会把他给炸上天的。”

????“刘在野在省城可是一呼百应,手下小弟成群的人,你确定他会自己去挖雷?”苏向晚再说。

????李承泽的油条吃不下去了:“那妈妈,到时候他万一追来,我怎么办?”

????“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?没有灭火的能力你还玩火,那就是,引火烧身。”苏向晚说。

????已经到小学门口了,狗蛋虽然没有小皮带,但是那怕一截布头子,也系的跟驴蛋一样高,紧紧的,都快勒到肉了:“我宋西岭现在还小,就绝不会玩火。”

????“那咱们该怎么办?”李承泽问。

????苏向晚拍了这孩子的脑门一把:“赶紧进去吧,既然你喊我一声妈,这事儿,我就有办法。”

????“真的?”李承泽有点儿不信。

????毕竟刘在野,那是整个省城不说孩子,就大人听了,也要闻风丧胆的人啊。

????要不然,李承泽都不会想到,让他去挖□□的办法。

????苏向晚特笃定的说:“真的能,快去吧。”

????李承泽小脸蛋儿都红了,一笑,一口牙生的可真够整齐的。

????……

????县委旁边就是水库指挥中心,妇联的办公室,在县委隔壁。

????苏向晚路过指挥中心的时候,下意识的才想起,昨天晚上宋青山没回来。

????指挥中心的院子里,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群女兵,正在跑步。

????“咱们县的工程兵团,啥时候来女兵了?”苏向晚见妇联的干事小陈也在围观,就问她。

????小陈说:“听说是文工团的,来慰问演出,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给水库上的当兵的赶着在这儿军训了。”

????苏向晚把剩下的一点油条几口吞了,然后就开始往人群里挤,也想凑个热闹。

????院子里,估计文工团的姑娘们已经跑了很久了,一个个妆也花了,脸也红了,原本编的油光水滑的大辫子也全都松了,乱成一团了。

????而宋青山,居然跑在最前面。

????“宋团,我们实在跑不动啦。”有一个女兵跑不动了,站在原地喘着粗气呢。

????刘敏莉是团长,也跑在最前面的,喘的最厉害,不过,她倒有一点好处,没有服输。

????满头大汗,辫子都散了,一个个花枝乱颤,腿软脚软,还在跑呢。

????兵团的政委,副政委全在陪她们跑步。

????“你们还是军人吗。知道咱们李县长当年是在哪儿当的兵吗,知不知道人家当年爬墙越障,不输男兵,赶紧给我跑。”陈爱党高吼说:“不晕不许下战场,你们不是来慰问演出的吗,我们现在需要的,就是这种慰问演出,给我跑!”

????“我们是文艺兵!”有个女同志说。

????陈爱党指着这个女同志说:“文艺兵也是兵,你要再不跑,我立马打报告,开除你的党籍,军籍。”

????文工团的小姑娘们,最大的也不过十八岁,给一个四十多岁的糙汉子指着,当时吓的腿一软,就坐在地上了。

????刘敏莉跑了过来,把她拽了起来:“跑啊,为什么不跑,咱们可是文工团的,不能让这些人小瞧了咱们。

????苏向晚头一回见,并不怎么能看得起刘敏莉,看她跑步跑的不错,反而对这个女同志有点儿刮目相看了。

????看起来,她们至少跑了两个小时了,她还能跑,就证明这个女同志,不怂。

????就在这时,宋青山脱离队伍,跑出来了。

????“不是让你去查间谍的事儿,有眉目了吗没你就赶着帮小姑娘跑操?”苏向晚问。

????宋青山要去县委开会,来不及多说,只问苏向晚:“你确定那个刘敏莉会喜欢我这种人?”

????“大概吧。”苏向晚说。

????宋青山特地跑回去,高声说:“再跑十圈才能停,继续。”折回来,他特间短的说:“现在不会了。”

????他挥挥手,跑步进县委了。

????苏向晚心说,这可是谜一样的自信啊,也是,刘敏莉要能喜欢他这种男人,也是怪事情。

????她是个闲不住的人,上辈子是,这辈子也是。

????她目前正在促进着,让县委再审批三个公办幼儿园下来。

????一则,是因为像吱吱这么大的孩子,城里有好大一批,全在家里呆着呢。

????像在苏向晚上辈子,这么大的孩子都可以去读书了。

????孩子读书,家庭妇女们就可以解放了,解了的家庭妇女,不也能为社会创造财富?

????当然,等再多三个幼儿园,整个县城就会增加几百个妇女劳动力,这几百个妇女劳动力,苏向晚也早就规划好了赚钱的路子。

????合法赚钱,在这种处处布满高压,红线的政策之下,真的很不容易,但是,苏向晚想试一试。

????所以,她今天打算等县长李逸帆忙完了,就去商量一下开办幼儿园的事情。

????主任刘塘现在已经接受了苏向晚的能干和雷厉风行,反正做出政绩来,全是他的嘛,所以,他乐得当个甩手领导呢。

????正点燃一根烟准备要抽,一看苏向晚皱起了眉头,赶忙就把烟给掐了。

????没办法,想让副手继续干出得力的工作来,让人家过的舒服一点,这个很有必要嘛。

????不过,苏向晚没想到的是,昨天自己才给了刘敏莉一个下马威,还以为在宋青山和宋庭秀俩调查她的时候,这个女同志能消停一段时间。

????却没想到,今天,她就又给她来了一出。

????当然,刘在野肯定没有挖到金子,非但没挖到,手下只挖到了一颗手/雷,而且,还给挖爆了。

????挖爆之后,炸伤了两个他手下的得力干将。

????可以想象,在秦州不可一世的刘在野当时有多愤怒。

????一个电话打到县委招待所,他立刻让刘敏莉去收拾一下李承泽。

????刘敏莉早晨才起来,就叫水库三0七团的人给喊着,到水库指挥中心跑了一回操,回来之后,全团上下的姑娘们全都磨破了脚,一个个的,全躺在招待所的床上大呼小叫。

????咒骂宋青山是周扒皮,刘文彩。

????本来兴冲冲来清水县,一是想拉拢李承泽,二是想跟宋团来段浪漫邂逅的刘敏莉,先是在李逸帆那儿碰了一鼻子的灰,再是一大清早起来,就给宋青山喊着,跑了半天的操。

????两只脚都磨起老茧了,回到招待所里,一接电话,听说自已的哥哥差点给炸了,炸上天了,你想,她心里怎么能够不气。

????她冲到学校,就给了李承泽一个下马威。

????“你们知道吗,你们班这个叫宋承泽的孩子,他就是个小偷,是个贼,这条皮带,是他从我这儿偷的,他还不止偷过我的皮带,还偷过我的饼干,还有大白兔奶糖,好多好多。”刘敏莉当着初一班所有孩子,和正在给孩子们上课的,老师的面,一把,就把皮带从李承泽的腰上拽了下来。

????“小时候偷皮带,等大了,他还不得去抢银行?”刘敏莉指着李承泽说:“这就是个贼,永远的贼。”

????说完,她气势汹汹的,就又走了。

????县一中初一班全体学生顿时哗然,就连老师,都差点给惊掉了挎在鼻梁上摇摇欲坠的眼镜儿。

????然后,苏向晚晚上去接孩子的时候,就发现,李承泽提着自己的裤子,蔫不兮兮的站在校门口呢。

????“你们听说了没,这娃是个贼呢,偷啥不好,居然偷人的皮带,真是可笑了,他今天拿手拎了一天的裤子呢。”有个同学低声说。

????还有一个说:“可不,让人从课堂上当众扒了皮带,也是够可笑的。”

????李承泽拿手提着裤子,看那小样子,依旧还是倔倔的,因为有人从后面拍了他一巴掌,转身,准备抓那孩子,但是,那个同学跑的快,他自己呢,因为没皮带,怕裤子掉,不敢跑,就只好愤怒而又无助的停在原地。

????苏向晚没有直接去问李承泽是为什么。

????抓住一个他们班的同学打听了一下,才知道刘敏莉当众扒了他皮带的事情。

????看着野猪崽子一副垂头丧气,了无生趣的样子,苏向晚怎么就觉得那么可笑。

????好吧,最有自尊心的熊孩子,这回他应该深切的认识到,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句话了吧。

????苏向晚当时啥也没说,转身到供销社里头,拿出自己这个月仅剩下的两张五块钱的日用品票,就买了两条小孩子用的皮带。

????“两条啊,十块钱呢,苏副主任你可真有钱。”供销社的柜员啧啧叹着呢:“要是我,我可舍不得一次花五块钱,给孩子买这种东西。”

????苏向晚把票搓给了柜员,从心里算了一下,这个月的牙膏,洗衣粉和香皂,估计得省着点用了。

????从供销社出来,就见李承泽还在路上慢慢的走着呢。

????原本吧,每天都是李承泽第一个放学,然后跑到小学门口去接俩小的。

????今天俩小的没等到哥哥,一起跑到中学门口,才见哥哥拎着裤子呢。

????驴蛋特大方,赶忙就把自己的皮带贡献出来了:“哥,咱没偷,咱不丢人,咱不怕这些事儿,好不好?”

????李承泽没要驴蛋的皮带,还是紧捏着自己的裤子:“我没事,我好着呢,真的。”

????那怕心里再酸,再难受,大哥的派头不能丢。

????苏向晚从后面追了来,就问:“宋西岭,宋承泽,你俩是不是都缺一根皮带啊?”

????狗蛋一听是妈妈的声音,赶忙转身:“妈妈,咱家穷,买不起皮带,我就不要皮带了,真的。”

????李承泽因为丢人啊,没脸见苏向晚啊,啥话也不说,就只是撇着自己的小嘴巴,挤在墙角,尽量不想让苏向晚注意到自己呢。

????“今天呢,我给狗蛋买了一条新皮带,但是,从今天开始,咱家的五只鸡要狗蛋来喂,而且,要每天都喂,鸡屎也得狗蛋来扫。”苏向晚于是又说。

????新皮带?

????狗蛋做为家里唯一一个没有皮带的孩子,一听都乐晕了:“妈妈,真的吗?”

????一条儿童款的小皮带,褐色,就目前的制造工业来说,应该是真皮的。

????苏晚晚从自己上下班时提的帆布包里掏了出来,就把它递给狗蛋了。

????狗蛋接过皮带,当然心里激动,赶紧围到自己腰上,但因为紧张,那几颗皮扣子,却怎么也扣不进去。

????还是驴蛋帮着他扣了,也替他把裤子提的高高,像照片里的领导人们那样,把整个肚子包住,俩兄弟简直,一模一样的威武。

????李承泽的小脑瓜子,顿时就垂的更低了。

????当然了,就现在来说,他在这个小县城里所有的自尊和尊严,在一瞬间,几乎全被剥夺的一干二净了。

????不过,就在这时,一条皮带就在孩子的眼前晃着呢。

????儿童款,跟原来他自己从黑市上买的那条一模一样。李承泽下意识的抗拒,还不肯要。

????苏向晚于是一把收了皮带,就问李承泽:“给人欺负了,你就这么怂啦?”

????李承泽现在,就跟原来的狗蛋一模一样,一把推开皮带说:“行了苏阿姨,从明天开始,我就不上学了。我还是在家呆着带吱吱吧。”

????毕竟给人当众说是贼,小伙子觉得,自己这辈子,打概摆脱不了贼的烙印了,读书什么的,他都不想了,他就想在家呆着,给吱吱当个保姆算了。

????苏向晚说:“那可不成,你要么不惹,要惹了,就得一竿子惹到底,而且你本身就没偷,为啥背个贼名儿?”

????李承泽抬头,不可置信的望着苏向晚。

????他明明白白知道,自己是凭画赚的钱,但是,刘敏莉一句偷,就把他给堵死了。

????一个孩子而已,他想象不到,自己怎么才能替自己找回公道。

????“系着,今天的事儿,我帮你摆平。”苏向晚说。

????李承泽接过皮带,仰头看着苏向晚,就问了一句:“为啥啊妈妈?”

????“因为你喊我一声妈,也因为我这个人,平常最护短。”苏向晚说。

????李承泽毕竟比小的懂点事,还是很担心啊:“大舅好像都没有明确她是不是间谍,要人家真的又红又专呢,来路又硬,咱碰不起的,妈妈,算了吧。”

????为了能有个家,李承泽不在乎在外面受多少委屈,反正回到家,看看吱吱那个小黄毛丫头,再看看他这俩臭兄弟,他就觉得,自己啥苦都能吃,啥委屈都能背。

????“不论她是又红又专,还是间谍,到了咱们清水县,就只有搞慈善一条路可走。”苏向晚说。

????确实,苏向晚还没有收到宋青山关于刘敏莉的准备确复。

????但是,欺负孩子,这个苏向晚不能忍。

????至于刘在野什么的,反正,只要来,就都搞慈善吧,谁叫她在妇联工作,最缺的,就是善款,善力,行善积德的大善人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