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第二十八章

????“医生,”郁朵声音颤抖,眼底充斥着不可置信的错愕,“你没弄错吧?我怎么可能怀孕两个月了呢?”

????医生看郁朵那眼神,还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结果,又仔细看了一眼鉴定报告,“没错,你是怀孕了,我从医这么多年,怀孕几个月一看B超图就看得出来,你是怀孕两个月没错。shubao22.la”

????“医生,你再仔细看看,会不会是检测结果出问题了?”

????医生一听这话颇不乐意,这不是在质疑她们医院的水平吗?

????“这位小姐,我们医院可是市三甲医院,如果您觉得这次检查结果有问题的话,可以再去检查一次,但是我们医院已经很多年没有过误查,请你尊重我们医院的医疗水平。”

????医生这话简直给郁朵判了‘死刑’,她脸色苍白,哭丧着脸,拿着单子,魂不守舍往外走。

????看她这样,医生猜测大概是还没做好当母亲的准备,像郁朵这样孤身一人来医院检查的人,她见得多了。

????年轻人没节制,孩子他爸又没担当,这孩子多半留不下来。

????医生惋惜叹了口气。

????郁朵失魂落魄离开,坐在医院走廊座椅上,双眼无神看着手上的鉴定报告单,脑海里回荡的,是医生说的那句‘怀孕两个月’。

????也就是说,在傅司年失踪一个月后,她怀孕了。

????可她在傅司年失踪后一个月的时间里,在国外到处旅游,有没有和人乱搞自己还不清楚吗?没有和男人上过床,她怎么怀孕?

????无性繁殖吗?

????虽然这么想,但郁朵心里明白,医院出错的概率小,三甲医院更是谨慎,先不说她是怎么怀孕的这件事,就说傅司年失踪三个月,她怀孕两个月这事,该怎么向傅司年解释。

????这事可瞒不了太久。

????她现在肚子里的宝宝已经两个月了,再过一个月,再用长胖来遮掩事实,也没人会相信,傅司年如果知道自己给他戴了顶绿帽子……

????――“杀了,剁碎,扔海里。”

????傅司年说过的这句无比残暴的话再次回荡在郁朵耳边,越想越觉得这就是她之后的下场。

????哪个男人能容忍自己女人给自己戴绿帽子,还怀孕了?

????更何况这男人还是傅司年。

????傅司年不会放过她的。

????郁朵捂着小腹,无声哽咽。

????宝宝,你去哪个妈妈肚子里投胎不好,非得钻我肚子里来,给不了你敞亮的未来也就算了,你如果暴露了,咱娘俩恐怕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。

????不行,她得想个办法,肚子里这个宝宝绝对不能让傅司年知道。

????否则……

????那太残忍了!

????傅司年肯定不会放过宝宝,说不定知道真相,火气上来,一脚就……

????郁朵不敢再想下去。

????老天爷真是在玩她,那三个月里她安分守己,没有做任何过分的事,怎么就怀孕两个月了呢?

????不对,等等。

????郁朵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????虽然她没有做任何过分的事,但之前不是发生过一件奇怪的事吗?

????一觉睡醒,满身的红印,那红印好像就是被人……

????她当时还以为是傅司年的鬼魂在作怪,第二天就去找了那个所谓的闻大师让傅司年早点去投胎,可现在傅司年回来,根本没死,三个月只是昏迷而已,证明当时那闻大师就是个骗子,所以也就是说,有很大的可能,当时房间内确实有另外一个男人,否则她身上那些代表情|欲和荒唐的红印,怎么也说不过去!

????想来想去,只有那天晚上最为可疑,其他时间根本没出现过类似的事。

????怀孕又不是她一个人能怀上的,一定是那个野男人,故意迷晕了自己,然后再……否则她不可能被那样之后还睡得跟死猪似得一点感觉都没有!

????可是别墅区安保森严,这么多年没出过事,怎么可能放一个陌生男人进来,还是潜入别墅里?

????到底会是谁呢?

????阿齐大步朝她走来。

????“大嫂,你要的粥我给你买来了,还热着,你趁热吃。”

????郁朵缓缓将难以言喻的目光看向阿齐,眯着眼,意味深长道:“阿齐,麻烦你跑这一趟了。”

????“没事,是我应该做的,”猝不及防间,阿齐对上郁朵那双饱含深意,却是他不明所以的深意的眼睛,“大嫂,您……怎么了?”

????“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?”

????阿齐一怔,不明白郁朵突然问这话是什么意思,但心里确实也因为郁朵这句话而砰砰直跳,年龄本来就不大,虽然在傅司年身边七年,但火候不够,做不到傅司年老谋深算般的处变不惊,当下便心虚将目光从郁朵脸上挪开,低声道:“大嫂,问这个干什么?”

????郁朵是个女人,见过的男人,比阿齐见过的女人要多得多,阿齐或许不了解女人,但郁朵可是很了解男人。

????阿齐这表情,这眼神,这心虚的语气,不是明晃晃的在说,他对自己有意思?

????别墅区那么大,陌生人是进不来的,傅家别墅又有自己的安保系统,怎么可能让陌生人潜进别墅进她的房?

????除非,熟人作案。

????这熟人,阿齐不就是最值得怀疑的人吗?

????但郁朵在清楚阿齐对自己有好感,喜欢自己的同时,也明白阿齐不是个放肆的人,自己可是他大嫂,他敢在傅司年死后就对自己有觊觎之心?还敢胡作非为?

????到底是不是他呢?

????“怎么了?”郁朵微笑道:“之前司年和我提过这事,你也不小了,是时候找个女朋友了,你告诉我,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,我可以帮你留意。”

????阿齐双唇紧抿,似乎不太想说这个话题,“大嫂,我暂时还不想找女朋友,这事,还是以后再说吧。”

????“没关系,你先和我说喜欢什么样的女人。”

????“我……”

????“比如什么性格,长什么样的,说说,我又不是外人。”

????郁朵逼问,三言两语阿齐招架不住,喃喃开口,“我喜欢性格温柔点的,长头发,大眼睛,”他眼神不由自主望向郁朵,“笑起来好看的。”

????郁朵微微一笑,“我笑起来好看吗?”

????阿齐点头,“好看。”

????都表现得这么明显了,阿齐如果不喜欢她,那真是见了鬼了。

????在回去的路上,郁朵将目光死死盯着阿齐,这事十之八九是阿齐干的,除了阿齐,她也实在想不到还有谁有那瞒天过海的本事,潜入她的房间。

????但这仅仅是她的猜测而已,到底是不是真的,还有待考证。

????阿齐驾驶座上开车,一路上如芒在背,偶尔通过后视镜看到郁朵那双灼灼的目光,惴惴不安,心虚得很。

????大嫂不会是看出点什么来了吧?

????“阿齐,我之前又是干呕,又是睡不醒,还以为自己怀孕了。”

????阿齐微愣,“那检查结果怎么样?”

????郁朵看阿齐颇为紧张地紧握方向盘,心底又信了几分自己的猜测。

????她若无其事道:“还好没什么事,可能肠胃有点问题,再加上这段时间晚上没睡好。”

????阿齐明显松了口气,“大嫂你没事就好。”

????好不容易终于将郁朵送到家,阿齐连门都没进,直接开车走了。

????郁朵看着那渐渐消失在车道上的车尾灯,抚着小腹,若有所思并咬牙切齿道:“宝宝,等着,在妈妈死之前,一定把你那死鬼爸爸揪出来!”

????――――

????当天下午,郁朵借口自己不见了一条价值八位数的钻石项链,让小区物业将那天的监控记录调出来,日期她记得很清楚,因为那天是郁国辉生日宴会的当天晚上。

????但让郁朵大吃一惊的是,她看完了当晚的监控,并没有发现任何进入别墅的痕迹,她翻了前后两天的视频记录,视频里明确记录,阿齐是在第二天下午来的别墅。

????也就是说,这是和阿齐一点关系也没有。

????见鬼了。

????“傅太太,不好意思,您能准备描述一下项链吗?或者您有项链的图片吗?您放心,我们公司一定会追查到底。”

????郁朵笑笑,“我待会回家里找找,说不定,掉那了,实在没找到,我再和你们联系。”

????“好的。”

????郁朵魂不守舍回了别墅。

????不是阿齐,当天晚上也没人进过别墅,所以第二天她浑身的红印……不,是浑身的红疹,真是过敏?

????这过敏,怎么能这么污呢?

????郁朵心如死灰坐沙发上,想着自己之后的死法,傅司年会不会也把她给剁碎扔海里呢?

????好歹夫妻三年……

????可是乔桉不也待在他身边七年,背叛之后,傅司年眼都不眨,一点旧情都不念,直接断了乔桉的所有后路。

????更重要的是,乔桉还只是图谋财产未遂,她这可是出轨既遂,还怀上了野男人的孩子,傅司年会放过她吗?

????如果她解释说,这个孩子,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来的,傅司年会相信她吗?

????傻子才信吧!

????是个男人都不会相信一个怀了别人孩子的女人的辩解。

????完了完了,这次她是真的完了。

????照傅司年的办事规矩,她会被傅司年暗地里弄死,悄无声息的那种,绝对不会让她这个红杏出墙的女人有败坏他名声的机会!

????“老公,有件事我想和你说。”

????郁朵模仿着傅司年的语气,压低嗓音,“什么事,说吧。”

????“我怀孕了。”

????“几个月了?”

????“两个月。”

????不行不行,这么说准得死。

????她清清嗓子,“老公,我怀孕了,三个月了。”

????“三个月?明天我陪你去医院做个详细检查。”

????好像还是个死。

????“老公,我怀孕了,三天。”

????“……?”谁三天查出怀孕的?

????“老公,你失踪的那三个月里,我怀孕了,但是你放心,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你的!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越说越智障。

????郁朵愁眉苦脸,她这是在把傅司年当傻子糊弄吗?

????她倒是想把傅司年当傻子糊弄,可傅司年愿意被她当傻子糊弄?

????“怎么了?一进来就看见你愁眉苦脸的。”傅司年声音在房间内骤然响起,郁朵吓了一跳,刚才想这事想得太过入神,连傅司年进门都没注意。

????“老公,你怎么……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

????傅司年没注意她脸上紧张神色,径直脱下外套,扯松领带,“公司的事解决了,就提前回来了,”傅司年淡淡看她一眼,满额头的汗,“怎么了?干什么坏事了?”

????这话原本也就是傅司年随口一说,可听在心虚的郁朵耳朵里,莫名心虚认为是傅司年在敲打她。

????“我……我能有什么事,我没事啊,我就是有点累了而已。”

????她殷勤将傅司年西装外套挂好,嘘寒问暖,“老公,今天公司累不累?累就早点休息。”

????“还好,有阿齐帮我,不怎么累。”傅司年感觉到郁朵今天晚上的不对劲,眉心紧蹙,“到底怎么了?老实说。”

????郁朵哪里敢说,她信誓旦旦,“没事,真的没事!”

????“真没事?”

????“真没事!”

????“今天医院检查怎么说的?”

????“……检查报告还没出来,过两天出来了我亲自去拿,应该没什么事。”

????傅司年唔了一声。

????“老公,”郁朵坐不住,凑到傅司年身侧,低声试探道:“你喜不喜欢小孩?”

????其实郁朵想问的事,你喜不喜欢别人家的小孩?

????没有血缘关系的那种,还是你老婆亲自生的、不知道亲生父亲是谁的那种。

????傅司年目光沉沉望着她,那眼底有探究,有疑惑,还有些许的了然。

????郁朵在这目光下冷汗直冒,虚虚笑道:“我就随便问问,你不喜欢就算了。”

????正准备起身,倏然,一只手轻轻搭在她小腹上,吓得郁朵差点魂飞魄散。

????就听见傅司年在她耳边低沉而又暧昧问道:“怎么?想要孩子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