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怎么办怎么办。shubao22.la

????季禾苋为什么会醒,他不是睡着了吗,她是确认他处在熟睡中,这才胆子这么大的。

????早不醒晚不醒,偏偏这个时候醒,这不是坑她吗。

????叶问问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,心脏扑通扑通狂跳,想冒出脑袋去看什么情况,又怕自己把脑袋一伸出去就被大佬逮个正着。

????心慌慌时,又冒出一个念头:万一大佬要喝水呢?

????叶问问左右环望,然后把长发拨到身前,小心的贴向杯壁。

????她阿Q的安慰自己,这样就算季禾苋端起咖啡杯,说不定眼神迷离之际,看不到自己。

????她支起耳朵,除了灯亮起之外,外面没有任何声音,安静的掉颗针都能听到。

????这位大佬在干嘛。

????叶问问焦急如焚,忍不住悄悄的、试探的露出两只眼睛,这一看才发现刚才慌乱之中,她走错方向了,她现在看到的是对门的方向,而不是床。

????赶紧转身,蹭到另一边,这下看到季禾苋了。

????季禾苋确实醒了,而且已经坐起来,只是低着头,不知在想什么。

????再然后,季禾苋掀开被子下床,叶问问心提到嗓子眼,好在他并没有往这边看,而是径直走向浴室。

????原来是晚上起夜上厕所。

????叶问问:“……”

????她抹了把冷汗,直到季禾苋进入浴室,才长长的松了口气。

????现在可不是放松的时候,得赶紧出去,她手脚并用的翻出杯子,先是拧了下湿漉漉的头发,接着用撕好的纸巾擦身体。

????她做这些的时候,两只耳朵竖起,凝神听着浴室的声音。

????片刻后,浴室响起抽水的声音。

????男人都这么快的吗!

????叶问问顿时慌了起来,来不及穿衣服了,只来得及用湿润的纸巾将柜面上的水渍擦了擦,然后抱着衣服,卷吧卷吧废纸,确定现场痕迹打理的颇干净,这才急吼吼的蹿到抽纸盒后面,缩在那儿一动不动。

????浴室门推开的声音传来,叶问问低头看自己,怕季禾苋听到声音,她都不敢穿衣服。

????十八年的人生中第一次裸.奔get~

????感觉头顶有阴影袭来,她知道,那是季禾苋投过来的影子。

????借着抽纸盒,叶问问小心看去,发现大佬站在床边,没有上床,而是盯着床头柜,这一盯真是把她盯的心中狂跳:难道他发现什么了?

????叶问问还不了解这位大佬的品性,实在不敢想象被他发现,落入他手中会是什么情况。

????说不定他一个好奇,发现他画出的人会活,一个兴奋再画十个八个出来呢,到时候她就有众多兄弟姐妹了。

????打了个寒颤,忍不住延伸思绪,万一他觉得好玩,不仅画人,还画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出来,那些东西一“活”,她还能在画中世界好好生活吗?

????退一万步,就算他不会做这些,可她又不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。

????她现在这么一丢丢大,任何东西对她来说都有危险,在没有确定大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之前,她是一千万个不愿意和他正面对上。

????叶问问以前无意间点开一个视频,结果视频里的人居然在虐杀仓鼠,而且那个人长的还斯斯文文的,看起来根本不像变态。

????仓鼠那么可爱都有人痛下杀手。

????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,想到这些,她脑袋里乱嗡嗡的,全是她被各种残忍对待的画面。

????越是脑补,越是怕的不行,叶问问抱紧自己,借此给自己一些力量。

????就在她被自己的脑补吓的瑟瑟发抖时,轻轻的一声“啪”,眼前黑了下来。

????那一瞬间,叶问问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喜欢黑暗过,瞬间活了过来。

????过了会儿,她听到有细微的鼾声响起,打鼾是不是代表大佬睡熟了?

????叶问问穿上裙子,足足等了几分钟,才从抽纸盒后面走出来。她的翅膀还没有干,暂时飞不了,便走到边缘处,去看季禾苋。

????借着月光打量,果然又睡着了。

????把她吓个半死后,躺上床睡的可真香,还打呼!

????这画面太拉仇恨了。

????叶问问气呼呼的捏起小拳头,朝季禾苋脸的方向用力挥了挥。

????发泄完心中的后怕,她哒哒哒的跑回抽纸盒,想再撕点纸巾擦翅膀,这样翅膀能快点干,然后她发现——

????纸巾盒太高了,爬不上去。

????真是连一个抽纸盒都欺负她,早知道她之前该多撕一点。

????耷拉着翅膀的叶问问只好在柜面上来回转悠,转着转着,她的脚步忽然止住,目光瞄向了床。

????被子和被单都是布做的,用布擦翅膀和头发上的水,不就事半功倍了吗?

????那么宽阔无边的被子,她在上面多滚几圈,难不成还不能擦干头发和翅膀?

????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哪。

????叶问问抖着翅膀,喜滋滋的跑过去,好在床头柜与床之间的高度不太高,不至于让她感受一下蹦极的感觉。

????瞅准方向,她一个冲刺扑过去,结果蹦下去的时候,平躺的季禾苋忽然往她这个方向翻了个身,害的叶问问差点整个人怼到他脸上去。

????成功着陆,大佬仍然发出均匀的鼻息,从这个方向看过去,发现大佬的鼻孔好大。

????叶问问甩甩头,决定远离大佬的脸,这脸离她太近,让她压力倍生。

????她爬起来小心翼翼的往前跑,浑然没察觉身后的人在黑暗中,缓缓睁开了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