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是,大佬为什么要往围裙兜里放黄豆??

    叶问问百思不得其解,他就做个土豆而已,拿黄豆做什么。shubao22_la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她,仿佛被无数保龄球淹没,接下来的她无心关注外面的情况,全副心思沉浸在怎么把自己从黄豆中解救出来。

    直累的大汗淋离,手酸的不行,才终于把压在身上的黄豆一颗颗推出去,将自己刨了出来。

    期间还得注意,不能被大佬发现兜兜里的她,推黄豆的时候还得注意,真真是累死她。

    歇了会儿,叶问问扇动翅膀,摇摇晃晃的飞起来。

    黄豆是季禾苋在储物柜里看到的,散落在储物柜里,暂时没找到合适的东西放,顺手捡起先放进围裙里。

    完全不知道他这一放,差点把叶问问活埋。

    土豆已经蒸好,季禾苋将四个土豆装盘,用小刀轻轻划了几个口子,随后将准备好的调料倒上去,端到餐厅放好。

    接着返回厨房,切了些水果,倒了些牛奶进去,再鲜榨一杯橙汁,摆盘好,最后才从烤箱中取出烤好的鲜花饼。

    即使隔着围裙,叶问问也闻到了扑鼻的玫瑰花香,她知道季禾苋下午要出去。

    所以,她需要做的,是等着大佬离开。

    季禾苋取下围裙,挂在门后,开始用午餐,叶问问摸着咕咕叫的肚子,飞出围裙兜。

    待在这里看大佬吃的喷喷香,而她又吃不了,太残忍了,她决定先回画里,吃点葡萄垫垫肚子,等大佬走了再出去吃。

    这一等就等的睡着了,再醒来时,是被草叶拍醒的,一睁开眼就看到季禾苋移动的大长腿。

    叶问问一个激灵,磕睡全醒了,手忙脚乱的立刻坐好。接着她看到季禾苋取出衣服放在床上,再然后——

    叶问问唰的瞪大眼睛,大大大佬在脱衣服!!!

    上半身她已经见过,没有什么惊讶的,问题是,他在换了上衣后,开始脱裤子了。

    叶问问挠了挠身下的花蕊:看?还是不看?

    想到接下来要看到的,叶问问脸蛋不受控制的爆红,她长年躺床上,别说谈恋爱,连和同龄男生交谈的机会也没有。

    也不能说没有,上学的时候,也有男生和她告白。

    她和程媛上的是同一个学校,程媛比她大,但两人在一个班级,院长的意思是,姐妹俩在同一个班,程媛可以照顾她。

    后来她才明白,她是去当陪衬的,因为有她的衬托,才能显得程媛更漂亮大方,更受欢迎。

    那时她不觉得,能上学已经很高兴了。

    有男生向她搭话,程媛看到,会过来说:“我妹妹性格内向,她不喜欢别人接近她,而且她身体不好,碰到不干净的东西很容易过敏,你可不准欺负她,不然和跟你没玩。”

    那之后,那个男生不再找她说话,看到她绕道走,没过多久,她发现那个男生成了程媛的追求者。

    凡是接近她,对她有好感的男生,最后都围着程媛转,说不失落是假的,可她天真的以为那是程媛为她好,在保护她,很快就释然。

    后来,她的同桌换了一个转校过来的少年。

    他长的和小时候送她花环的那个哥哥有些像,喜欢笑,笑起来颊边有两个酒窝,和她说话时,声音很温柔,还会弹钢琴,写的一手漂亮的字。

    他是他们学校的校草,班上许多女生都喜欢他,程媛也喜欢他。

    最后他和程媛在一起了,不过没过多久,她听到学校传言,他们似乎吵了一架,两人分手,他退学离开了。

    然后,程媛病发,她被迫捐出一个肾给程媛。

    那之后的几年,她一直在病床上渡过,看着程媛重获健康,考上好的大学,在大学里交了个富二代男朋友,放暑假带着男友回来。

    转眼,她就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问问心想:都是成年人了,平时她偶尔逛网站,不小心会看到一些少儿不宜的照片,现在看到现场真人版,也没什么吧。

    再者,以客观的眼光来评价,大佬的身材比例相当好,宽肩窄腰,肌肉线条流畅,再来点腹肌那就更完美了。

    她悄悄的、掩耳盗铃似的,一只眼睁开,一只眼闭上,眼见着季禾苋就要解开腰带,一根草叶尖突然冒出来挡在叶问问眼前。

    叶问问:“???”

    “小青,你干嘛?”她伸手去推草叶,手还没碰到,草叶尖尖又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叶问问凝神一看,发现大佬左右环视,仿佛在寻找什么,赶紧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在叶问问说话的瞬间,季禾苋耳边又出现沙沙的电流声,他停下动作,蹙眉。

    这个声音在季含书来之前听到过,因着处理季含书闹出的事,他便暂时按下。

    等处理好后,发现窗户下的玫瑰,一时忽略这件事,直到现在重新听到,才想起来。

    卧室的房间里出现时断时续电流声,是电流不稳定?

    季禾苋拿起手机给园林物业打了电话,让对方派工作人员过来查探,简单说了几句,他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叶问问有些惊讶,电流声?哪来的?她怎么没听到?

    接着她发现大佬居然拿着裤子离开,不知道去了哪,等再出现时,裤子已经换好。

    “有点可惜。”叶问问搓着下巴下意识说了句。

    下一秒,她看到季禾苋转过头,脸朝着她的方向,一瞬间,叶问问不知道他看的是她,还是她所在的这面墙。

    应该是看她的这面墙吧,她可是动都没动,大佬不至于突然就往她这儿看。

    她记得她所在的这面墙有插座,难道大佬听到的电流声是从插座里传出的?

    漏电了吗?

    季禾苑转身,看着对面的空间,连续好几次的电流声,都是从这个方向传出来。

    可在他的视野范围内,所有一切均为正常。

    如果是漏电,按常理推断,应该持续响,而不是响一下就没了,过了会儿突然又响,仿佛逗他玩儿似的。

    季禾苋的目光转了圈,忽然走近画,居高临下的往下看,这个位置,叶问问只能看到他的前胸,看不到他的脸。

    她继续保持着原动作不动,放缓呼吸。

    看着画中的花精灵,季禾苋眉尖一点一点的拧了起来:如果他的记忆没出错的话,花精灵头顶的花环,位置不对,以及花环上的花,颜色也变了。

    几个小时前画的,他还不至于记错,而他并没有重新改过画。

    这期间,别墅除了季含书过来认错外,没有其他人进来过。季含书过来后的范围只有客厅和厨房,一直在他的视线范围内,不可能做出改画的举动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在别墅,中途花了十多分钟到外面去剪玫瑰,除非是在这短短的十多分钟,有人闯进别墅。

    但对方闯进来,什么也没做,只是到他卧室,改了画中花精灵头顶的花环,目的是什么?

    这一项不成立,无论怎么假设,都站不住脚。

    季禾苋弯下腰,凑近花精灵,陡然面对怼过来的大脸的叶问问,吓的差点跳起来,好在稳住了,瞪着眼睛和季禾苋对视。

    季禾苋的目光一寸寸的扫视花精灵,整个花精灵的五官、肢体、配色、衣服等,均是他在灵感突来时落的笔。

    他心中一动,冒出一个荒诞,却又对昨晚以至于现在发生的这些奇怪事情有着合理解释的念头:如果,昨晚他认为的“小动物”就是画上的花精灵呢。

    杯子里的水面飘浮着花瓣,是她扔的。

    抽纸缺了一个角,是她扯下来,用了之后扔在抽纸盒外面——这一点和他昨晚看到的那个瑟瑟发抖的小身影正好对上。

    他用画笔画出来的花精灵成了活物,怕被他发现,在他看不见的地方,小心翼翼的活动着。

    除了花精灵活了这一点很不可思议外,其他完全合理。

    至于他的猜测是不是真……

    叶问问惊悚的发现,盯着她看的大佬居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???

    他在笑什么?

    虽然他长的好看,但这么朝她笑,笑的她后背发凉,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,瘆的慌。

    好在大佬的笑犹如昙花一现,很快消失,他没再看她,转过身,叶问问长长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季禾苋将笔记本电脑搬过来,放在床头柜,开机,用手机操作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他曾经拍摄过一部影片,影片中饰演的角色是个顶级黑客,为了演好这个角色,他花半年时间专门学习编程。虽然达不到真正的黑客,但比起普通人,已经是大神级别。

    在电脑上植入一个软件,于他来说,很容易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他起身离开,刚要关上卧室门,顿了顿,把卧室门大打开。

    叶问问心中欢喜:“大佬没关门,漂亮!”

    听着耳边再次响起欢快的电流声,季禾苋唇角微勾,拿出手机给园林物业打电话,不用派人过来检查了。

    乔又双已经到了,他知道老板是去公司解约的,老板能解约,他比谁都高兴:以季哥的影响力,早该解约自己单干。

    季禾苋看了他一眼,将手中的纸袋递给他,乔又双接过往里一看,居然是鲜花饼,肯定是季哥自己做的。

    “季哥,你真是太贤惠了。”一个不留神,把心里话说出来。

    接到季禾苋扫过来的眼锋,乔又双赶紧闭嘴,过了会儿,他又从后视镜观察,说了句:“季哥,你心情很好呀。”

    “大概吧。”季禾苋拿着手机,屏幕里显示的正是他的卧室,他淡淡道,“发现一个小趣的小家伙。”

    不是因为解约高兴?

    难得听到老板用这么温柔宠溺的声音说话,乔又双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确认季禾苋离开的叶问问,在画里又待了会儿才飞出去,她第一时间飞向的是电脑。

    落在电脑的键盘上,叶问问托着下巴,一脸纳闷:奇怪,大佬走的时候,为什么要把电脑打开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