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突然亮起的灯光让叶问问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看到外面灯光大亮,她惊了下,翻身坐起,大佬回来了?

????紧接着她又听到关门声,叶问问茫然的打了个呵欠,揉了揉困顿的眼睛:这是又走了?

????她下午接连看了两部季禾苋主演的电影,又看了个综艺节目,笑的腮帮子都痛了,连天什么时候黑的都不知道。shubao22_la

????担心季禾苋会突然回来,加上眼睛长时间盯着屏蔽很疲劳,她关了综艺,返回画中世界。

????本想再训练一下自己的飞行技术,结果回去之后,啃了几口葡萄,躺在花蕊床上,闻着花香睡过去了。

????若不是外面的灯光忽然亮起,她不一定能醒。

????草叶尖尖没来拍她,说明大佬并没有进屋,叶问问翻身爬起来,再次打了个呵欠,擦掉眼角溢出的泪花。

????她飞出画,落到窗边,向外看去,正好看到季禾苋离开的背影。

????“在家吃多好呀,我可以给你做好多,又干净又健康。出去吃,就算是高级餐厅,也不能保证后厨用的那些材料干净健康的……”楚余香边说边打量季禾苋,心疼的说,“怎么瘦了这么多。”

????季禾苋出生的时候,季允闲已经成年,后来和楚余香相恋结婚,楚余香母性大发,把季禾苋当自己娃疼。

????时不时还会向季允闲吐槽一下公公季仲元和小后妈易菲,这俩人到处去旅游,当甩手掌柜,连儿子也不要了。

????小季禾苋曾经对着楚余香喊过“妈妈”,易菲听到后,慌的不行,怕儿子把大嫂认成妈,不要她这个亲妈,后来慢慢收心,学着当一个母亲。

????……

????季含书忍不住吱声表示自己的存在:“妈,你都不心疼心疼我,我两顿没吃了。”趁这个机会卖卖惨。

????季禾苋看了季含书一眼,后者立刻反应过来,不怕死的说:“还有,小叔家干净的一点油烟味都没有,您去厨房转一圈,他得找好几个保洁过来清理。”

????季禾苋甚为满意的说:“大嫂,别听他胡说,走吧。”

????……

????叶问问虽然没有听到全须全尾,不过从听到的寥寥几个字可以推断出:原来大佬是去外面吃饭呀。

????既然是去外面吃饭,出门居然不关灯。

????叶问问飞到客厅,对着墙上季禾苋的海报比了个赞:反正大佬有钱,不缺这点电费,却方便她可以在外面逛。

????她落到餐桌上,喝了几口橙汁,准备继续吃土豆和鲜花饼。

????季禾苋去外面吃饭,这些他肯定不会要了,这下叶问问没了顾忌,敞开肚子吃。尤其是土豆的调料,过了一下午的时间,没那么辣了,导致她吃的比中午还多。

????叶问问幸福的在餐桌上绕圈,权当散步消食。

????也不知大佬什么时候回来,散完步的叶问问返回卧室,无意间看到床头柜上放着的小说,想起这是季禾苋的亲妈写的,心里升起好奇心。

????她走到书边,伸出双手,抓住中间部分,使劲震动翅膀,跟拉了个千斤坠似的,终于把书面翻开。

????易菲的小说,第一章女主莫名其妙被追,然后莫名其妙和男主滚床单,第二章怀孕了,第三章未婚先孕和家里人闹矛盾,第四章喜欢的人和闺蜜在一起了,第五章远走他乡生了个和男主长的一模一样的小包子……

????叶问问默默把书页翻回去,看到第五章,已经是她的极限,她再次对季禾苋升起同情。

????一个影帝大佬,看的剧本估计都是精良制作,让他来看这种狗血的言情小说,还要给他妈点评,真是难为他了。

????她重新落在电脑上,刚要动手,想起自己已经看了一下午的电影,眼睛长时间对着屏幕,容易近视。

????叶问问强迫自己离开电脑,忽然想起什么,眼睛一亮,飞到客厅的电视机前:不能看电脑,电视应该可以吧?

????遥控器就在茶几上,叶问问观察了一遍,找到开机键,一屁股坐下去,电视闪了一下,旋即亮起,出现的是一个新闻频道。

????遥控器按键之间的距离,比笔记本按键间的距离要宽的多,叶问问也不用跳了,要摁哪个键,走过去坐下就行,很是方便。

????她一个个换台,切到娱乐频道时,里面的主持人正在播放一则新闻:季禾苋和纪纪公司解约。

????主持人说:“……有传闻说季禾苋之所以解约,是和纪纪人高雨闹了矛盾,不过对此,高雨方没有做出回应。”

????除此之外,还有热搜事件,主持人说:“季禾苋方已经发出声明,表示是有私生饭进了他家,发微博的女孩也出来澄清,她和季禾苋之间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????“在这里,希望大家理智追星,给艺人多一些私人空间。”

????……

????原来事情已经解决了,叶问问正愁找不到方法了解情况呢。

????原书中关于季禾苋的描写不多,几乎是个背景板的存在,虽然她还不清楚大佬的具体性格和人品,但现在她吃人家的,住人家的,靠着人家的笔“活”了,她自然希望大佬在工作上一帆风顺,不出其他幺蛾子。

????仔仔细细把关于季禾苋的新闻看了遍后,确认主持人已经在说另一个新闻,某男星疑似出轨,她没了兴趣,随便换了个台,看上面表演的喜剧小品。

????叶问问喜欢看各种各样的喜剧作品,这是她对自己的调剂,平时躺在床上够苦了,看点喜剧,可以让她心情放松,得到很简单的快乐。

????看着看着,她肚子忽然疼了下。

????因为看小品看的正入神,叶问问没注意,直到觉得不对,才发现肚子里已经开始翻天搅地的疼。

????叶问问顾不得看小品,赶紧撕抽纸,飞到卧室的盆栽里。一回生二回熟,只希望以后大佬不要经常在书桌上吃饭。

????不然她不好意思哒。

????及至选好方位,叶问问忽然有种不好的感觉,她因为长年卧病在床,对身体的某些感应比常人更深,这次肚子痛的这么厉害,怕是不好。

????果然,她拉肚子了。

????季禾苋和楚余香母子去了一个高级餐厅,楚余香过来的目的是因为热搜一事。

????“大嫂,事情已经过去了,含书也知道错了。”对楚余香说话的季禾苋语气平缓,带着敬重。

????他看向低着头的季含书,声音则变得有些冷淡:“不过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,我这里你可以随便来,但不能随便带人来。”

????下午解约的时候,他就让乔又双联系了秦小诗。

????季禾苋这边有她偷进房间的视频,私闯民宅,又造谣生事,完全可以报警,她的行为务必会让她去警局走一圈。

????乔又双以工作人员的名义,陈述事实,刚说几句秦小诗就慌了,把季含书抖了出来,最后表示会立刻发文澄清。

????“我知道了。对不起小叔。”季含书老老实实的点头。

????中途,季含书发现他小叔频频往手机看,他实在好奇,小叔不是那种饭桌上不离手机的人,相反,他年纪轻轻跟个老干部似的,很少玩手机。

????季含书:“小叔,不是你说的,吃饭的时候不能玩手机吗……”

????季禾苋淡淡道:“谈点工作上的事。”说落,把手机收了起来。

????季含书也没多想,然后让他感到惊悚的是,结账时,季禾苋居然打包了一盒糕点。

????楚余香则是喜上眉梢,那包装粉粉嫩嫩的,一看就是送给女孩子的:“禾苋,你这是要送给谁?”

????她像雷达一样快速搜索与季禾苋合作过的女艺人。

????季禾苋说:“带回去,明日当早餐。”

????楚余香脸上的喜悦立刻被失望代替。

????季含书眼珠儿一转:有猫腻。

????……

????回到家已经十点半,季禾苋先往客厅扫了一遍,注意到茶几上的抽纸少了几个缺缺,又看向关闭的电视机。

????难怪他吃饭时,用手机察看,没有在卧室看到,她没有用电脑,而是出来看电视了。

????季禾苋唇角一勾,又来到餐桌,仔细看杯中的橙汁,往下退了不到一厘米的距离,他端起盛土豆的盘子,在一面看到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坑。

????脑补小家伙抱着土豆啃的画面,季禾苋嘴角止不住的上扬。

????回想通过笔记本的摄像头,连通手机,看到他画的花精灵飞来飞去,还会软软说话时,除了感叹太小之外,他竟不觉得有多奇怪。

????季禾苋拿着糕点进入卧室,把盒子打开,露出里面精致的糕点。

????这是他画出来的小家伙,在不能给她足够的安全感之前,她既然害怕见到他,他便不打算拆穿她。

????他故意在卧室里走动了会儿,这才状似随意的走向画,惊讶的发现画上的花精灵不像往常那样端坐着,而是蜷缩在花蕊上,小小一团,睡的正香。

????季禾苋下意识放缓呼吸,凑近细看,这一看,眉心渐渐拧起,花精灵的脸色不太对。

????他的花精灵脸色是白皙红润的,他特意调的颜料,现在看起来却是惨白一片,最重要的是,他发现,她的身体在不停发抖。

????季禾苋心中一惊:她生病了!

????几乎是下意识的,他伸出大拇指和食指,想把她捏出来,然而指尖碰到的却是平板的画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