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这时候乡下公社是没有正儿八经派出所的,每个公社只有一个公安特派员,治安、集训等都靠民兵。shubao22_la公社有民兵连,村里有民兵大队,他们不仅负责治安,还要负责庄稼成熟时候的看青以及村里开批/斗、审判会等。

????现在有人报案,周自强就要行使职责,公事公办。

????闹成这样,也没必要挤在屋子里互相仇视,周队长和林会计率先去了院子。其他人也便鱼贯而出,去宽敞之处进一步谈判。

????林富强看着弟弟被打,自家房子要被抢,也豁出去。他冲出去抢了一把铁锨在手里,他挥舞着,怒吼,“我看谁敢来抢我们的房子。我林富强今儿就豁出去,你是当官的我也不怕,咱们大不了一起死!”

????他把铁锨抡了一圈,看向二叔三叔以及林菀的眼神带着无比的仇恨,似乎会毫不犹豫地拍死他们一样。

????周自强等民兵呵斥着让他放下铁锨,周队长和林会计也沉了脸。

????“这是干什么?”

????林富强却不管,一副要和人拼命的架势。

????林菀站在陆正霆身边,他伸手将她推到自己身后去,然后解下轮椅一侧挂着的绳子。

????林菀:“林富强,你仗着有几分蛮力横行霸道,占着我家房子不还,你这和土匪坏分子,横行霸道强抢有什么区别?”

????林富强挥了挥铁锨,本来应该由林富金耍横的,可他手被打坏了,林富强不得不顶上。如果他非要拼命,干部们也不敢硬偏袒二房!

????陆正霆冷眼看着他,“你敢动手,就不要怪我不客气!”

????林富强恨透了他,“你个死瘸子,少来掺乎我们林家的事儿。别以为你捡个破鞋就……”

????“闭嘴!”周自强等人一起呵斥他。

????陆正霆却懒得和他废话,甚至没耐心读他的唇语,直接把绳子朝他丢过去。那绳子一头有一个活套,在众目睽睽之下,套牲口一样把林富强套住。陆正霆动作干脆利索,左手握住绳子,右手往后猛拽,林富强不受控制地“扑通”直接摔在地上。

????“我草你娘!”林富强破口大骂,幸亏双腿自由,倒地的时候挣扎了一下,却也摔得他半边肩膀痛麻了。

????他胳膊被一并捆住,想挣扎都不能。林启根想去救他,却被周自强的人拦住。

????俩最能干的儿子一个被打得不行一个被捆住,林启根一下子蔫吧了,原本想靠蛮力逞能让干部不要管闲事的算计一下子落空。

????周队长喝道:“靠蛮力只能欺负弱小,现在还是想办法解决问题吧,别弄得难看!”

????院外院内挤满了看热闹的人,都没想到林启桢家还有翻盘的一天呢。

????“看来女婿能顶半个儿不是假话啊。”

????“我看这女婿比儿子好使。”

????“儿子只有蛮力没有脑子和身份也不行啊。”

????很快其他村干部也都过来,还有大队书记等。大队书记是位老同志,他主张家和万事兴,以和为贵,听说这事儿以后也过来调解。

????他劝林启根认清形势,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如今林启桢家有女婿撑门面,林启根不占理,就该主动退一步。

????他又劝林启桢和林菀等也见好就收,不要得理不饶人。房子可以搬出去,聘礼也可以归还,就是九百块的确有些多。乡下人么,别说七八年,十年十五年也攒不下多少钱。

????否则有些人家也不会为了给儿子娶媳妇儿掏空家底,想分家却十年盖不出一间屋子来。

????再者干部总归是外人,能撑腰一次,不能次次出面,那样也不占理,被人告干涉别人家务事。

????他道:“还是应该心平气和谈一谈,和平解决,以后互不相干。”

????他们担心就算林启桢家把房子要回去,可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,万一林启根家又暗搓搓地使坏,来阴的,你又抓不到把柄,就算抓到也不能因此判他的罪。这种人,说白了就是膈应人,除非以暴制暴,给他打回去。可他四个儿子,林启桢肯定不是对手啊。为这事儿让民兵大队揍人,也不合规矩啊。

????老书记建议折中一下,要么林启根家出一千块,就当把房子买了。这房子当初花的铜元加材料折算现在比一千块多一些,而且他们住这么些年,一千块很合理。要么就给五百块,当做租房钱,现在就搬出去。

????老书记说话,林启根也不好再耍横,关键他也耍不过陆正霆。

????有陆正霆在,他是林启桢的女婿,不是外人,撑腰撑得理直气壮,别人也不说闲话,林启根也没招。

????林启根家商量半天,怎么都拿不定主意,既舍不得这住习惯的好房子,又不想出钱。尤其林富金,一看没房子没聘礼,他还咋娶媳妇儿,那不是要打光棍了?他手腕疼得厉害,这会儿已经肿起来,一看就是有问题,可他又不肯离开。

????要房子出一千,少出钱没房子。

????林大伯一家真是纠结得要死,把林菀一家也恨得要死。

????林菀和系统沟通,“39,我猜他们肯定要房子。”住了好房子,再去住窝棚绝对受不了。而且不住房子也得出五百块,他们绝对不舍的。

????999这会儿兴奋得跟什么似的,“宿主爹娘有了这些工分,以后就不需要太劳累。可以好好休养治病啦。小9替宿主高兴。”末了似是忍不住一样,“宿主,你有没有觉得小霆霆真的好帅啊,又酷又帅。”

????林菀:“……是挺帅的。”

????999:“所以,宿主一定想早点把他治好对不对?小霆霆站起来变大霆霆更帅更酷!”

????林菀被它说得忍不住拿眼去瞅在一旁和老书记几个沟通的陆正霆,这是个残疾也能撑门面的男人啊,他怒气爆发的那一瞬间,她的心都颤了颤呢。

????林菀猜的不错,林启根一家的确选择了要房子。

????一千块,换成工分,一天至少给十工分,由生产队直接按分粮食的季节拨给林启桢家。

????这样和林启根一家就没有关系,不需要打交道。林母就不用去上工,可以在家里照顾俩孩子。再加上林启桢赚的工分,凑凑合合,一家人吃粗粮也能吃个六七分饱。

????另外林母的嫁妆家具,衣柜、衣箱、炕柜、桌凳等大件必须要回来,毕竟房子可不包括家具呢。

????已经大出血了,也不差这点,林启根有气无力地摆手,“给她,都给她!”

????家具他本来也看不上,是婆娘非要。

????周自强大声道:“我会每天来这里巡逻,要是让我知道有人背地里使坏,别怪我不客气,直接当坏分子抓起来。”

????这是警告林富强兄弟几个。

????林启根一家子也只能咬牙切齿,暂时忍下去,最近他们是不敢使坏的,没想到陆正霆这个残废有点本事,真的能给岳家撑腰。

????赵全美疼得浑身抽抽,指着林菀骂道:“我一直拿你当亲闺女,你就这么祸祸我们啊。你看以后你婆家欺负你,你找谁撑腰去!”

????林菀反唇相讥:“你放心,我男人只会对我好,从来不欺负我。我是村大夫,自己求上进,大队也没人能欺负我。你说给我撑腰,就是占着我家的房子,我娘的嫁妆,我的聘礼?这样的撑腰,你还是给自己撑吧!”

????她让他们赶紧还聘礼,那些东西留给她爹娘也能补贴过日子呢。

????林启根一大家子,这点东西还是拿得出的,只是总归剜心的疼。向来只有他们占林菀家便宜的,哪里还有往外拿的?

????以前是拿出来一把得拿回去一瓢才行!

????这会儿彻底栽了。

????周自强让人帮忙着清点家具和聘礼,一样样让林菀过目然后送去她娘家。

????陆正霆驱动轮椅,来到林启根面前,他凛冽的气势一下子就把林启根父子几个逼得全神戒备。

????却没一个敢跟他动手的。

????陆正霆扫了他们一眼,神情透着不耐烦,“以后只要我岳家被人使坏,第一个怀疑你。若是让我查到证据,必十倍奉还!”

????没人能怀疑他的说话的份量。

????他坐在那里不说话的时候就把林富金的手腕给打折,又把林富强给捆起来,这会儿要是再出手还不定如何呢。

????林启根恨得要命,一口血堵在胸口上不来下不去的,“我们可不会干那种见不得人的!”

????林菀见事情处理差不多,房子卖掉、家具、聘礼拿回来,也给老书记等干部面子这事儿到此为止,毕竟干部们还是喜欢村里风气平和为主。

????周大队长吆喝着围观看热闹的社员们赶紧去上工,别在这里磨牙浪费时间。

????双方散伙,林菀和陆正霆陪着爹娘带着小明光先回家。

????林峻和林岫这会儿也一左一右趴在窗台上,目不转睛地望着窗外,急切地想要知道消息。很快,他们看到民兵往家里抬家具,一个个还议论着林启根一家子那副生无可恋的样子。

????林岫高兴得直捶窗台:“大、大哥,你看,菀菀、妹夫、厉害。”

????林峻哆嗦着,没吭声,却一直努力地盯着外头。要是我没病,家也不会被林启根那混蛋占了去!

????家具太多,就两间小屋子根本放不下!